优德88俱乐部中文官网【手机版】拾穗者
做最好的网站

小样小庭原来的书文[黄子高古诗]

2020-02-08 18:17 来源:未知

小庭无过客,阒寂画帘垂。细雨花朝近,晴光社日迟。蛛丝横屋角,蝶粉满芳枝。自起翻书帙,墙西日又移。——汉朝·黄子高《小庭》

好事近 堕钗声

清代:黄钧宰

1826-1895年,一名振钧,字宰平,钵池山农,别号天河生,西藏宁德人。他“性好词赋而不乐制艺”,“一生偃蹇不遇,”不惑之年丧偶,益佗祭,不自聊。”著有《比玉楼神话多样》,其后生可畏《十七红》为揭示南河总督署的积弊而作,针砭甚力,也最闻名;《金壶七墨》记游幕时期之亲见亲闻,保存了某个有关鸦片战袖手旁观的弥足爱慕史料,是盛名之下笔记,论者认为“作小说观可,作子书观,作史书观,作经书观亦无不可。”又有《比玉楼遗稿》、《谈兵录》等。

黄钧宰

知识分子吟太苦,全日闭荆关。笔者亦诗穷者,邀君数往还。对床听夜雨,分枕梦八仙岭。意气风发任春江上,流红万点殷。——北周·黄景仁《春莫呈容甫》

春莫呈容甫

化成必由学,惟士有意志。所以武城宰,弦歌尚遗音。国奢示以俭,斯道无古今。愿为夫子铎,贡作帝廷琛。吴楚未云远,企望来规箴。——汉代·黄彭年《辛亥十二月自马赛量移武昌留示诸生 其三》

戊寅四月自德雷斯顿量移武昌留示诸生 其三

聚散亦何常,进德期罔懈。六书与九歌,蓺事各异派。致用求其通,面墙昭古戒。拘墟守章句,大道恐破坏。师承贵有恒,勖哉日月迈。——西晋·黄彭年《己丑四月自西安量移武昌留示诸生 其二》

己酉1月自斯特拉斯堡量移武昌留示诸生 其二

清代:黄彭年

聚散亦何常,进德期罔懈。六书与楚辞,蓺事各异派。

致用求其通,面墙昭古戒。拘墟守章句,大道恐破坏。

师承贵有恒,勖哉日月迈。

1

在收拾研商被解除的黄冈学人方面,刘氏付出了大气心血,目的在于“以彰吾郡学术之盛”。他早已“三游海陵,咨询田氏学”;为领悟王玉藻的平生事迹及寻觅佚失的诗篇,遍阅粤北诸志,最终“特搜罗故乡文献,别为传文一通,以补谢山之缺”;为考证蔡廷治学术源流,“征考乡邦文献得廷治事,兼读其遗着数篇,知廷治之学出于云庄”[53]。这几个干活儿对保留学术文献具备主索要的价格值,为后代商讨济宁学派提供了不足多得的学术材料。由于刘氏的努力,扬州学派作为一个地域性学术群众体育,逐步引起了行家注意,“黄冈学派盛于爱新觉罗·弘历中叶,任、顾、贾、汪、王、刘宏之,焦、阮、钟、李、汪、黄继之,凌曙、刘文淇后起,而刘出于凌,师资培养锻练晚出,席三世传经之业,门风之胜,与吴中三惠九钱相望,而渊综广博,实龙有吴、皖两派之长,着述之盛,并世所稀少也”[54]。张舜徽在八十年间末撰写的《北齐益州学记》,实为第黄金年代部系统钻研南阳学派的专论,但是刘氏却开商讨湖州学派之起头。

讽中篇

小庭

清代:黄子高

清湖南益州人,字叔立。优贡生。少以辞章擅名。清宣宗间为学海堂学长。留心掌故,考證金石,尤精小篆。卒年五十九。有《石溪文集》、《知稼轩诗钞》等。

黄子高

暮霭斜阳落雁汀,濛濛细雨阻行旌。亚马逊河寒急波涛恶,幽壑潜龙睡未醒。——辽朝·黄文仪《冬季用杂货物咏 其二》

严节用杂货物咏 其二

溪边三尺翻盆雨,阁下滩声。阁上风声。那管愁人彻夜听。想来溪水添多少,昨阻舟行。今赠给外人行。安稳渔翁挂绿罾。——大顺·黄永《丑奴儿令 溪边小阁听雨》

小样,丑奴儿令 溪边小阁听雨

聚散亦何常,进德期罔懈。六书与楚辞,蓺事各异派。致用求其通,面墙昭古戒。拘墟守章句,大道恐破坏。师承贵有恒,勖哉日月迈。——南宋·黄彭年《甲子十二月自德雷斯顿量移武昌留示诸生 其二》

乙卯2月自罗利量移武昌留示诸生 其二

清代:黄彭年

聚散亦何常,进德期罔懈。六书与楚辞,蓺事各异派。

致用求其通,面墙昭古戒。拘墟守章句,大道恐破坏。

师承贵有恒,勖哉日月迈。

1

屏背卸妆时,生龙活虎种玲珑清脆。不是枕函敲著,怎云鬟低坠。喜听折玉亦Haoqing,十万不须悔。险作断钗缘尽,把檀心惊碎。——隋唐·黄钧宰《好事近 堕钗声》

[43]尹炎武:《刘师资培养训练外传》P17上;冯自由也持此说,“光汉绍述先业,果断以复兴江门学派自任”。(见前揭《刘光汉事略补述》,《革命逸史》第三集,第186页。)

正是孤魂,上资往生仙界。念元始甘露法食咒:

戴震在清代学术理念史上侵吞重要的地点,这种身份的树立与近代大家对其的鼓吹分不开。钱穆、侯外庐都觉着章炳麟有发起之功[67]。章氏确是最先阐述戴震之学的近代行家,不过未及深论,只是开论戴震之学的初阶。相比较完备系统地评价戴震学术的应有是刘氏。刘氏最弘扬戴震,自承“予束发受书,即服膺东原之训”[68],曾撰有《东原学案序》、《戴震传》、《南北考证学区别论》、《近儒学术统系论》等论着。他对戴震学术定位超级高,“探赜索隐,提纲挈领,郑、朱以还,一位而已”[69],“戴氏之学,先立科条,以慎思明辨为归。凡治生龙活虎学立一说,必参互核算,曲证旁通,以辨物正名称为基,以同条共贯为纬。论历算则淹贯中西,论音韵则精穷声纽,论地舆则校勘山川,咸为前人所未发。而研求古籍,复能提纲挈领,心知其意。凡古学之湮没者,必发挥光大,使绝学复明。凡古义之钩棘者,必每每研寻,使疑文冰释。”[70]对戴震之学评价至高,当然桐城派对戴震的批评,在刘氏看来不过是“鄙儒之说,何损于东原万意气风发哉”[71]。刘氏不止分明于戴震的“考证”之学,并且也充裕明确其“义理”之学,对戴震以《亚圣字义疏证》为代表的义理之学弘扬有加,并且她本人还仿《亚圣字义疏证》作《历史学字义通释》。

音,八会敷琼文。五老宴丹宅,飘飘乘景云。大圣诸天众,驾龙饮玉津。三五定生籍,游戏太上宾。华光朗无际,执手朝帝宸。

刘氏不仅仅对及时早已很有名的珠海大家师承关系、治学方法驾驭于心,并且还挖挖出了一群被后人所遗忘的荆州籍学人,那活脱脱有助于大家愈来愈周详认知扬州学派的总体面貌。刘氏少年老成大器晚成为她们立传,如《刘永澄传》、《梁于涘》、《孙兰传》、《徐石麒传》、《蔡廷治传》、《王玉藻传》、《宛城三奇士传》、《朱泽沄传》、《田宝臣传》,《曲靖前哲画像记》等,对他们的毕生事迹、学术成就等方面作了介绍。刘氏相持传人物的取舍,反映了她个人的学问方向、价值推断。那个传记多数写于1900年至1906年间,此时她还热爱于排满革命,必要开挖忠义节烈之士,以激情全体公民族心绪,那也是他“以学论政”的原则性做法。刘氏在《孙兰传》中建议“学术之界能够泯,种族之界不可忘”的褒贬标准,以为孙兰师从汤若望,而不事清廷,就反映了那一个职业。而杨光先力诋西学,直声着于明廷,但仕籍复标于清史,这种“彼斤斤于学术之间衡量夷夏,而出处大节则转舍夏就夷”,实应被后声名狼藉。由此刘氏赞叹“明于君子小人之辨”的刘永澄;大力称扬“天下一家,不欲与亡臣降子共偷十29日之生”的梁于涘;赞赏“不欲以所学媚异姓”的徐石麒;更钦佩有“夷齐耻食周粟之心”的王玉藻。刘氏不是意气风发味从民族气节方面一定秦皇岛学人,还从学术角度,总计那个人的学术成就,刘永澄精于文学,其孙刘抬拱及朱泽沄、王懋竑传其学;孙兰精于数学;徐石麒专于词律之学;蔡廷治精治《易》学;田宝臣明于声音训诂之学[52]。

就是孤魂,上资往生仙界。念三光法炁法食咒:

[50]《南序》P32下。

以今焚香,摄召割烹之众,宰屠之行。或到羊刺豕以为生,或屠狗解牛而谋息,或炮炙以精滋味,或喂养以供鲜肥。乃由身口之荣,遂为衣食之计。其事虽居世之难兔,而此业则择术之良。非虑杀意之云多,恐慈心之终泯。及其奄谢,或致牵缠。伏愿清洗旧怀,发生善念,来沾净供,即返人伦。

[27]梁任公谓:“本朝大家以顾名思义为学,颇饶有不利的振作振奋,……凡此诸端,皆近世各类科学所以成立之由,而本朝之汉学家皆备之,故曰其精气神近于科学。”(见《论中夏族民共和国学术观念变迁之趋向》,Hong Kong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第113页。);胡适之说:“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旧有的学术,唯有汉朝的‘朴学’确有‘科学’的饱满。”(见《西汉我们的治学方法》,《胡洪骍文存》第1集,衡山书社1999年五月,第285页。);“汉代的‘汉学家’所以能有国故学的Daihatsu明者,正因为她俩用的格局无形之中都暗合科学的方法。”(见《论国故学——答红鱼水》,前揭《胡嗣穈文存》第1集,第322页。)

太上高真,九灵之精。使魂飞仙,上登紫庭。冲凉华池,神身澄清。了解天晶,万炁自生。

[19]“初,大湖之滨,苏、常、松江、大仓诸邑,其民佚丽。自晚明以来,喜为文辞比兴,饮食及其,以博依相问难,故好浏览而无纪纲,其流风遍江之南北。惠栋兴,犹尚该洽百氏,乐文采者相与依违之。及戴震起休宁,休宁于江南为高原,其民勤勉善治生,故求学深邃,言直核而无温藉,不便文人。”,三联书报摊1997年七月,第159页。)

谨伸上请天道之众。夫天道者,居三界之中,列诸天之次,宰制遂分於品秩,称呼莫得其后先。盖由生禀奇姿,夙锺灵炁,功全道备,药就丹成。或证品仙阶,或受书洞府,甚至升腾霄汉,轩翥空玄,佐理阴阳,赞扶造化,善功愈积,尊位渐登,於是神变之莫穷,威灵之罔测。伏愿暂离天府,略届尘间,即驭炁以下临,悉浮空而俯降。接引五道之众,开化十类之魂,录此虔诚,证明修奉。天道之众,愿赐光降。谨伸召请佛祖之众。夫神道者,幽微不测,变现无穷,司祸福於世间,定吉凶於世表,理解山岳,统辖鬼神,调风雨於四时,理阴阳於九土,随心应感,遇物金眼彪施恩,居幽理明,安民济众,总权各异,受职散殊。或圣帝名王,或忠臣烈士,或乡邦俊气,或国家明灵,或立坛场,或崇庙貌,有功立祀,受命为神。镇境域以垂休,护生灵而布祉,功归正道,德赞玄猷。伏愿神化眨眼之间,灵踪转瞬之间,来朝天阙,悉赴斋坛。鉴清净之筵,领尘世之供。神道之众,俯赐驾临。

[52]参见《遗书·左庵外集》卷十九,文中所述到的事略均在这里卷。

灵宝天尊光山大法卷之四十七竟

[30]《崔述传》P1825上。

以今焚香,召请真祠羽猓琳馆黄冠。委尘俗以出家,悦冲虚而入道。深悟浮生之梦幻,仰探至理之希夷。白简黄坛,交真灵之肸飨。莺啼燕语,纵杖屦以徜徉。或功高而锡召於玄都,或丹就而受书於洞府。伏愿特矜晚学,曲降飞车。开化沉溺之幽魂,或`就斋功之善果。其有宿因未厚,美意徒劳,其学罔际於真师,内炼不逢於法门,或修存而搁浅,或障难之横生,鸾鹤不来,空有青霄之望。虎龙难偶,遂为黑壤之归。承今符命之招,诣此荐资之会,毋牵缠於宿念,早湔濯於灵根。后生可畏彻玄机,即升仙籍。

“甘泉江藩作《汉学师承记》,又作《宋学渊源记》,以详近儒之学派。然近儒之学,或析同为异,或合异为同。江氏均未及备言,则以未明近儒学术之统系也。”江藩此二书,虽是最先计划系统一整合治西晋学术的着作,不过其书朝气蓬勃出即引起不菲开炮。刘氏建议,江藩之所以没有可以清楚意识到明代学术的师承渊源,在于不明近儒学术的统系。周秦诸子纵然源远流分,可是都守一师之说,西晋说经也最崇家法,宋儒教师必称先师。清儒纵然也是非常有名气的人,不过“或析同为异,或合异为同”,学无常师,学术源流分合不定,自成风格。南齐之交,以浙学为最盛,“黄宗羲授学蕺山,而象数之学,兼宗漳圃;文献之学,远溯温州先哲之传,复兼言礼制”,此即“合异为同”,不立家派门户壁垒的治学取向。而传黄宗羲之学的人有数十一位之多,万氏兄弟以史学见长,象数之学生守则传于查慎行,此即“析同为异”,意在发挥个人学术专长;戴震之学出于江永,然后发挥光大,曲证旁通,以小学为基,以典章为辅,了解历数、音韵、水地之学,成为汉学皖派的开山活佛。而其弟子则“各得其性之所近,以实学自鸣”,汪莱、洪梧传其数学;洪傍、汪有诰传其韵学;凌廷堪、程瑶田诸人传其礼学;段玉裁、王念孙诸人传其声音训诂之学;任大椿诸人传其典章制度之学。庄存与治《雄性羊》,喜言微言大谊,兄子绶甲传其学,复言钟鼎古文。绶甲传刘逢禄、宋翔凤,均治《母性羊》,黜两汉古文之说。翔凤复从惠言游,得其历史学,而苏州学派以成。龚自珍少闻段玉裁六书之说,继从刘逢禄游,也喜治《母性羊》,而校雠古籍,又由于章学诚,矜言钟鼎古文,又略与黄冈学派近。所以“今乃聚于二百多年之中,老师和朋友讲授和研习,渊源濡染,均可寻按,岂非时髦使然”[11]。刘氏熟习明清学术的分合流变,不满于江藩着作,讥其未明近儒学术之统系,为此曾于1902年着有《近儒学案序目》一文,希图效仿黄宗羲《明儒学案》之例,着《近儒学案》意气风发书,希望“使四百多年学术,稍有辙迹之可循”[12],令人可惜的是,此书未成,难窥其学问全貌。

非意气风发,昔者尤多。及夫读书种田做工经商巫医小祝,千门万类,百家众流。处世之时,荣枯不等。亡身之后,冥寂何殊。有术至於长生,其如得之者鲜。无谋何以那死,未免视之为常。贤愚俱化冢中尘,富贵亦为泉下客。眷言及此,兴悼何穷。恭惟大道之垂慈,特启真科而广度。爰稽教典,严列坛场。式陈无碍之筵,普供有情之众。请降九龙之敕命,昭苏六地之沉魂。欲望幽显真灵,阴阳主宰,逐处灵坛典祀,天下郡邑城隍,黄泉蒿里丈人,地府溟泠主者,水宫曹局,岳府职司,五道大神,九州社令,山林里域,土地众神。咸遵太上之符章,共禀青宫之特命。释拘缠於万狱,罢谪役於三途。疏理犯人魂,提拔罪爽,以至浮游田野,沦滞幽阴,有主无归,含情抱识,九州六极,万类四生,一切孤魂,无穷鬼趣,悉行拘集,尽遣光顾,同沾胜妙之缘,即度清宁之境。俱赖至神之力,以宏老天爷之休。摄召届期,立祈报应。以今焚香,先伸恭请历代国王,前朝太岁。或揖逊而有天下,或开垦以立基图,或兴利除害而垂万世之功,或改良而创不经常之业,惠加海宇,德被百姓。或今庙食於红尘,或以升神於天阙,终启爱民之念,不要忘记悯物之心。接引迷途,提携后世,曲回睿鉴,俯录凡忱。以至继体之君,守成之主,秉治安之政,享太平之基。累洽重熙,康时保祚。可是数字传送之后,累叶之余,未免泰极而否生,运奇而变起。或王纲之不振,或方天画戟之倒持,或权臣肆浚逼之虞,或胡骑有寇攘之祸。小而播迁郡邑,大而倾覆邦家。虽云德之或亏,亦恐数之有定。昔日銮舆归杳漠,如今殿宇已址墟。傥英灵未陟於丹霄,虑清跸尚稽於黄壤。伏望暂迂仗卫,略盻坛筵,鉴兹开度之斋修,密悟希夷之隐奥。当知富贵如梦,成败大器晚成空,过往的事难追,前景可勉。仰祈宸慈,俯赐光降。

刘氏在其未完的《近儒学案》中,专立有“东原学案”,而把吴派开山大师惠栋放入东原学案的“别出”部分,显明她感到惠栋之学不能够与戴震同等对待,所以《近儒学案》未有思谋极度立有“澳优(Ausnutria Hyproca卡塔尔国学案”,如同从当中能够看见刘氏个人的学术一般见识了[72]。由于章学乘、刘师资培养训练等国粹派对戴震学术的挖沙与重视,戴震的学问价值才引起了新兴大家的广大青眼。戴震之学的富有,就算得力于章氏的拉开之功以致20世纪20年间胡适之的宣扬之力,不过大家不应有忽略了刘氏的“承上启下”的第生机勃勃学术进献。梁卓如的《近世之学术》对戴震评价前后迥然差别[73],及胡嗣穈着《戴东原的文学》,应该说均受刘氏之影响。

回骸起死永长存,使其形神无变迁。

[37]《尔雅虫名今释》P446下。

以今焚香,摄召路岐市艺,南北杂能。或教习禽虫,或藏压花果,或刻木牵丝而使舞,或腾烟凝焰以从辉,或横索以步驰,或环刃而奥迪A6,或以力角抵而分高下,或为象影烛以效折旋。等之侪类甚多,近世之才能尤众。但此窥温饱,亦人心之所同。而身久道途,乃其势之不兔。岂皆乐为此计,亦恐他无良谋。因循虚度,年华悠久,难成基本。生则聚散之不定,死虑飘荡之无归。伏愿舍彼妄缘,悟兹真理,闻经闻法,明性明心,既沐玄津,必生乐国。

唐山今文经学发端于庄存与,后有刘逢禄、宋祥凤,均治今工学,而至龚自珍、魏源踵事增华之,到康广厦则集大成。珠海今艺术学的勃兴,有它学术本人自在的缘由,梁卓如以“复古为解放”来解释南京今文学的产出,有万分的道理,当然也是道、咸以来社会政治改造使然。应该说,刘氏意识到了今法学现身存它的学术必然性,是对汉学末流繁缛无用的反拨,“江南行家,仍守摭拾改良之学,……然辗转稗贩,语无归宿,以至随便古书,因沩袭谬,而颠倒减省,离析合并,意气风发凭臆断;且累言数百,易蹈辞费之讥,碎细卑狭,文采失落。承学之士,渐事鄙夷。由是有成都今文之学”[63]。但他把重庆今工学放入“虚诬派”,而且对今文经学争辩相近苛刻,“考其所学,只怕以空言相演,继以博辩。其说颇返于猜忌,然运之于虚,而不可能证之以实;或据理力争,而无法言简意赅。于学术合到现在文者,莫不穿凿其词,曲说附会。于学术异到现在文者,莫不巧加中伤,以诬前儒。以至颠倒群经,以伸己见,其择术则至高,而成书则至易。外托致用之名,中蹈揣摩之习,经术支离,以兹为甚”[64]。出身古文经学世家的刘氏对文言文经学情之所钟,在所无免,当然对今文经学就存有法家之见了,所以她对今文经学与近代疑古思潮的兴起以致晚清的政治变革抱有密不可分的联系,都不曾明白的认知。

以今焚香,摄召寇禳之辈,劫掠之徒。或迫於饥寒,或困於荒歉。大则槌牛发冢,小则穴壁踰墙。闾里为之不安,郡邑进而掩缉。或陷诛殛,或遭窜流,或殒於狴讦之中,或没於道途之上,或孤骸之揭露,或遗体之危机。岂其资性之皆然,亦为习于旧贯之所使。生而不幸,死也何归。承兹滂霖之恩,悉悔牵仍之恶。即比较苦趣,早出冥乡。

[38]参见《清儒得失论》,《遗书·左庵外集》卷九。

次讽中篇,以多为度。

[67]钱宾四说:“近儒首尊东原者自太炎。”(见《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近三百多年学术史》,商务印书馆一九九五年6月,第396页);侯外庐说:“章枚叔是近代率先争辨戴学的人”,“自炳麟伊始,戴学在医学方面才被人所留意。”(见《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用脑筋想通史》第五卷《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开始的风流倜傥段时代启蒙观念史》,人民书局1960年四月,第459页。)两个都未曾观察刘师资培养锻炼在商讨戴学中的进献。

洞玄范县法师南曹执法典者权童初府右翊治金允中编

[61]桐城派是孙吴一个随笔流派,因为创办人方苞和后人刘大櫆和姚鼐都以江苏桐城人而得名,当年程晋芳、周永年戏谓姚鼐曰:“昔有方县令,今有刘先生,天下文章,其出于桐城乎?”(见姚鼐:《刘海峰先生七十寿序》,《惜抱轩文集》卷八,四部丛刊本。)自此读书人相互转述,就有了“天下随笔在桐城”之说。刘师资培养演习建议“天下随笔在宁德”,无非是要与桐城派争谁是“天下无双”。

以今焚香,摄召宫观女冠,佛殿尼众。或悟真而入道,或因事而出家,或谢世方寂减之宗,或慕太上冲虚之教。缁袍素质,已祛脂粉之尘世。羽袂星冠,不受铅华之点污。禅心如古井,还同佛性之圆明。清气薄浮云,终见仙踪之超举。伏愿俯从呼吁,不吝温和。鉴此精修,纳兹荐献。其有道缘之尚浅,宿庆之未深,虽披出俗之冠裳,莫竟脱尘之念虑。或积功之易倦,或见性之不明。徒知世故之纷纷,不觉大期之至止。念幽都之寂寂,虑飞爽之凄凄,因而修崇,悉祈来赴。重资灵泽,再作生涯。

刘氏的清学“四期说”就算有它的客观之处,不过远比不上梁任公的清学“四期说”在学术界来得有影响。梁氏在《东魏学术概论》中,也把清学分为多个时代:启蒙期、全盛期、蜕分期、衰败期,常为读书人所引述。但是若留意比较研读刘氏的《近代汉学变迁论》,好似可以寻绎到双边存在学术采鉴关系的马迹蛛丝。梁氏以为在启蒙期,主要人物都忙乎于破坏,而建设盖有所未遑,由此这个时候代的着作,“恒驳而不纯,但在淆乱粗糙之中,自有生机勃勃种元气淋漓之象。”梁氏所谓的“破坏”,正是刘氏所说的“狐疑”之意,启蒙期也正是“猜疑派”时代,而且两岸对该有时的学术评价也很周围,刘氏感觉疑惑派,“虽穿凿之谈,叫喊之语,时见于经说之中,然不为俗说所迷,归属自得,不得以采掇未纯而斥之也”;在全盛期,梁氏以为损坏已甘休,那么“观念内容,日以充实;切磋方法,亦日以Mini”。刘氏把该时代划为“征实派”时期,对这种商量格局包含为“先立科条,以一持万,同条共贯,谓予不相信”,那多亏探究方法“日以Mini”的显现;而在蜕分期,梁氏喻为“境界国土,为早先时期人员开采殆尽,然读书人之聪明才力,终无法无所用也,只得取局地难点”,那与刘氏的“拓疆建邦”之喻无异[8],在蜕分期,“欲立异必先推旧,遂以彼为损坏之目的”,梁氏从“破坏”出手,又归之于破坏,与刘氏的“由质疑运之于实而关于虚”的观念颇为相同[9]。《东晋学术概论》出版于1918年十月,而刘氏早在13年前就刊载了《近代汉学变迁论》,刊载于《国粹学报》。刘氏在20世纪初实为名噪不日常的人选,况且他与梁氏依旧理论的对手,所以梁氏对刘氏着作及学术观点应该是颇为纯熟的。可是在梁氏的相干清学史切磋着作中,却只字未谈到刘氏,不免令人嫌疑,同一时间也令人惊喜于刘氏学术见解之敏锐[10]。

臣等志心稽首,礼

[46]《南北学派差别论·南北考证学分化论》P557上。

正是孤魂,上资往生仙界。念清澈的凉水度魂咒:

[32]《南北学派不一样论·南北考证学分化论》P555下。

右诸方咒食所用,咒互有不相同,此特叙其通用者尔。

[44]参见《訄书·清儒第十九》,三联书铺1998年1月。

出有入虚无所待,能令枯朽形成仙。

[9]参见梁卓如:《东魏学术概论》中的“论时代思潮”,上海古籍书局1999年11月。

伏以冥识无依,或停留於阴境。真科有格,用济拔於幽途。既召光顾,已行就浴,严装冠带,恭诣道前,给化仙衣,再宣灵韵。

[51]《群经大义近似论·公羊荀卿相符考》P361下。

道众举旛,歌不闻不问章。

[24]《訄书·清儒第十九》,三联书铺1997年3月,第161页。

臣等志心稽首,礼

戴望则是刘氏关心的另一人读书人,他作《戴望传》,视戴望为晚清学术史上具有主要地方的人员。江西德清戴望,知命之年好颜李之学,着有《颜李学记》,所以刘氏把戴望放入“习斋学案”[74],以为戴望学术与颜李之学一脉相承。戴望是晚清着名的今文经学家,然而出身古文经学古板的刘氏却对戴望的学术另眼看待,“德清戴望,受业宋氏之门,祖述刘、宋二家之意,以《公羊》证《论语》,作《论语注》四十卷,欲以《论语》统群经,精诣深造,与不纯师法者差异。”[75]《戴望传》还建议:“自明代经师以经术饰吏治,致政学合大器晚成,西京以降,旧学久湮。晚近诸儒,振兹遗绪,其能特立,成一家言者,后生可畏为实用学,颜习斋、李刚主启之;生机勃勃为微言精义学,庄方耕、刘申受启之。然仅得汉学之黄金年代体。惟先生独窥其全。故自先生之学行,而治经之儒得以窥六艺家法,不复以章句名物为学。凡经义晦蚀者,皆风华正茂一发其指趣,不可谓非先生学派启之也。况复明华夏之防,……蛰居雒诵,不欲以曲学进身,亮节高风,上跻颜李,岂若近儒诂麟经者,饰内江之说,以逞其曲学阿时之技哉。”[76]戴望阐述今文经学的经义,还洞晓华夷之辨,刘氏感到不可能与“曲学阿时”的康广厦同仁一视。

以今焚香,摄召今古有司,系公胥吏。实行文墨,助郡邑之承流。遵从条章,赞圣朝之宣化。或能随便而立善行,或由隶役而积阴功,家可保而嗣息繁昌,身虽没而魂神不堕。伏愿鉴兹修筑,同作表明,濯此灵休,益增善业。也许嗜财黩货,倚势而为奸。纵暴行私,侮文而致毒,或入轻而出重,或害物以伤时,未免祸起於一朝。或致身流於万里,或性命之不保,或行当之败亡。虽阳罚之已锺,虑阴愆之未脱。承兹道泽,普宥宿辜。伏愿悉诣道场,均沾资荐,投诚天阙,悔已往之非。超识地关,求再生之路。

[21]参见《南北学派区别论·南北考证学分裂论》。

伏闻惟水可湔於根尘,非咒莫消於宿障。更须详缓,悉就荡除。再诵玄文,以资濯炼。

刘氏少承家学,其治学深受元朝汉学影响,是晚清名气紧跟于章枚叔的古文经学我们,但她对明清汉学之弊有清醒的认知,不囿于自己学统的牵制,对明清汉学作了从严批判。刘氏首先从学术本体角度,历数曹魏汉学的各家各派破绽与相差。他建议,在吴、皖两派中,以吴派最为泥古墨守。惠栋“执注说经,随文演释,富于引申,寡于裁决”;其弟子余萧客“笃于信古,语鲜折衷”;王鸣盛“收缩利润或耗损,征引博烦;惟胶执古训,守一家之辞”;孙星衍、洪亮吉“咸以文士治经,学鲜根柢,惟记诵渊雅”[32]。固然皖派除少数外,也免不了汉学久治不愈的病魔,刘氏不无感叹地说道,“自汉学风靡天下,大江以北治经者,以十百计,或守豆蔻梢头文人之言,累世不可能殚其业,或缘词生训,歧惑读书人。……吾阅江氏《汉学师承记》,吾郡穷经之士,远过他郡,然求其所谓不尚墨守者,十不得大器晚成焉。”[33]纵使黄冈行家一向不主一般见识,学贵主“通”,在刘氏看来许多读书人可是生搬硬套,少学有袒裼裸裎之士。他把武周汉学的末流归为“丛掇派”,该派又分为四类:、“听从”者,“不求于心,拘墟旧说,守古代人之言,而失古时候的人之心”;、“校雠”者,“鸠集众本,互相纠核,或不求其端,任情删易,以失本真”;、“摭拾”者,“书有佚编,旁搜博采,……然功力至繁,取资甚便,或不知鉴定分别,以赝为真”;、“涉猎”者,“择其古怪,……甚至修正一字,辨证一言,不Gu Quan文,信此屈彼。”[34]刘氏对北齐汉学流弊的揭示应该算得相比合理的,他由此那样痛恶汉学末流之学风,在于其有违他自己治学风格的案由。刘氏一直主见学人应该作“通儒”,学术贵在自得而不流于支离,重申“考古通今”[35]。他对这种“详于考古,略于知今”[36]的学风切齿腐心,感到“考古不可能知今,则为无用之学”[37]。对那多少个为“知今而考古”的清初大儒经世学风,刘氏则成倍保养。

立香案荚廓前,高功上香,望阙

关于清学部分,着有《南北考证学分化论》。“盖五方地气,有年度燥湿之不齐,故民群之风气,悉随其民俗为转移”[20],刘氏注意到了“习尚”与“风土”的内在联系。他把武周关键以来近三百多年叶影参差的学问源流,一分为南北两支。南学又分为两派:、以黄宗羲、万斯大、毛奇龄、胡渭以致吴越之地的蔡德晋、朱鹤龄、吴鼎、俞汝言诸人,为单向;、把杭世骏、全祖望、臧琳及东吴美赞臣(MeadjohnsonState of Qatar、余萧客、钱大昕、王鸣盛、孙星衍、洪吉亮、邵晋涵、袁枚、赵翼归为南学其他方面。对于北学,“萝北多山,失交通之益,与江南殊,故所学亦与江南判若霄壤”,先有梅文鼎,精推步之学,后有戴震之学,“不务空名,以实用为归”。戴震死后,萝北行家,各得其性之所近,以色列德国阳为最盛,有高邮二王、高化任大椿、仪征阮元、甘泉焦循、凌廷堪、刘文淇诸人,“盖乾、嘉、道、咸之朝,新乡经学之盛,自苏常外,东北郡邑莫之与京焉。遂集北学之大成。”刘氏还把南北之学的差距总结为三点:、吴中学派传播越中,于纬书咸加崇信,而北方学者鲜信纬书;、徽州学派传播上饶,于礼学咸有专书,而南边学者鲜精礼学;、北人重经术而略文辞,而南人饰文词以辅经术。最终提出,“今观于近儒之学派,则吴越之儒,功在考古,精于校雠,以博闻为主,乃深芜而穷其支叶也;徽扬支儒,功在知新,精于考据,以穷理为归,乃简约而得其菁英者也。南北学派,与昔迥殊,此固彰彰可考者矣。”

先召六道

[57]《近儒学术统系论》P1534上。

以今焚香,摄召产死妇人,孕亡人子。或因结胎而受患,竟以伤生。或由育子以成艰,终於殒命。或子母不分而死,或血水未静而亡。在人情已可惊疑,於死魂必生迷执。伏愿返其性情,悟彼天真。当知结秽浊以成身,由清虚於禀识。黄金时代灵越古今而不泯,众秽逐尘垢以俱消。何拘产死孕亡,亦受阴随州炼,灭诸障难,往遂生成。

TAG标签: 古诗 原文 黄子高
版权声明:本文由拾穗者发布于小样,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样小庭原来的书文[黄子高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