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俱乐部中文官网【手机版】拾穗者
做最好的网站

曹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行原作[罗绕典古诗]

2020-01-17 14:24 来源:未知

秋夜雨宿方文宇斋头有怀双丸弟象山

清代:顾允耀

顾允耀,字朗卿,诸生。江南郑州人,先洞阳公四世孙,少勤勉下帷,工诗文,所著诗集皆散失。

顾允耀

东亭好,最忆是花朝。破寂自倾鹦鹉盏,拈题先得女神蕉。阁倚凤凰箫。——西晋·顾贞立《望江南 其七》

望江南 其七

溪口白云晴不归,溪边红雨沾人衣。老渔收罾坐钓矶,人家卖酒开双扉。槎头鳊老菊花鱼肥,短蓑藉草相因依。欲醉不醉烟霏微,去与乱鸦投落晖。——西魏·顾贞观《浒溪行》

浒溪行

载歌载舞DongFeng快马蹄。细草沙堤。几枝丰艳照清溪。垂杨外,小桥西。写来还恐神难似,肥和瘦。要适度可止。碧纱窗下倩君题。聊记取、旧游时。——北周·顾老子@《燕归梁 自题画杏》

燕归梁 自题画杏

清代:顾太清

神采飞扬DongFeng快马蹄。细草沙堤。几枝丰艳照清溪。垂杨外,小乔西。

写来还恐神难似,肥和瘦。要适中。碧纱窗下倩君题。

聊记取、旧游时。

1

阿昌族女诗人顾老子@作词“纯乎宋人法乳”,效法周邦彦化用唐人诗句入词和雅语常言兼用,师法姜尧章的清空醇雅词风,借鉴李清照工于造语和动用叠字,心照不宣,变化改正,变成了友好华贵清丽、深幽蕴藉的词风。顾老聃作词以宋人为法乳,既受苏南词派、南京词派词学主张的影响,又与他的身价、本性和审美情趣相关。顾老聃作词,展现了西汉中叶白族人学习彝族文化的填词,逐步重视词的花招、技术和风骨的性状。

顾老聃,或称老聃春,满洲镶蓝旗人,是北齐与纳兰成德(字容若卡塔尔国齐名的哈萨克族女诗人,有“男有成容若,女有太清春”之称。她的词集《南海渔歌》,以前国内流传的是残本,20世纪80年份全帙才从东瀛影印回国。壹玖玖陆年新加坡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张璋先生编辑核对的《顾老子@奕绘诗词合集》(奕绘是顾太清的爱人卡塔尔国,系本国第三回刊出顾老聃的全套词作者;贰零零柒年中夏族民共和国书报摊出版了卢兴基先生创作的《顾老子@词新释集评》,为国内率先部顾老聃全词的笺注本,并被收入《历代名家词新释辑评丛书》。《顾老子@词新释集评》按顾老聃词的编年,对每首词进行“注释”、“批注”。编慕与著述者在《前言》中说:“因历史由来,对老聃词的评头论足很少,故未列‘辑评’风华正茂栏”,而“黄新华都文每生机勃勃首词的末段间列‘附录’,是关于该首词的有关质感、评语及相应的词作者等”。“注释稍求详尽”,“讲授”“仅是引导”。笔者阅读那一个笺注本,认为注释较为详细,超级多正确,解说简要,不乏新见,对读者阅读、领悟顾老子@词极有帮助,颇多启示。可是,小编开掘“注释”部分也存在非常多主题材料,只怕解释错误,可能相当不足标准,可能当注不注,恐怕未指明出处等等,今择要实行辨正,条列如下,就教于编慕与著述者及别的方家。 1、《金缕曲·题姚珊珊小像》:“珊珊月下来何晚。是耶非、恍惚曾闻。筠箫象管。” 《顾老聃词新释集评》第105页(以下不出书名,只出页码卡塔尔国注释⑩筠箫:竹箫。象管:用象牙装饰的笔。 此处的“象管”并非指“用象牙装饰的笔”,而是指笛,“筠箫”与“象管”并举,相当于“箫”“笛”并举。南陈随笔中用象管指代笛子的例子甚多,如南梁精心《捕风捉影·混成集》云:“翁二十一日自品象管,作数声,真有驻云落木之意,要非人间曲也。”齐国黄景仁《宜宾杂诗》云:“双旌夹五马,百条根兼象管。”这几句词的标点也可以有不妥之处,“恍惚曾闻”后当用逗点。因编慕与著述者是按押韵的规格标点,即押韵的地点用句号,“闻”不是韵脚字,“晚”、“管”才是韵脚字。 2、《台城路·八月廿四城东泛舟》:“维舟渡口。听萧寺钟声,梵宫轻扣。” 第195页注释⑥萧寺:静寂的佛殿。按那个时候合意门内有夕照寺、南台寺、弥勒庵,寺庙有启祥宫等。 把“萧寺”解释为“静寂的寺院”,不确,“萧”不是“静寂”的野趣。“萧寺”指古寺。南朝梁武帝萧衍崇奉东正教,广造佛寺。李肇《唐国史补》卷低云:“梁武帝造寺,令萧子云飞白大书‘萧’字,于今风华正茂‘萧’字存焉。”后因称古刹为萧寺。如唐人韩翎《留题宁川香盖寺壁》:“爱远登高尘眼开,为怜萧寺上经台。”李贺《马》其十三:“萧寺驮经马,元从竺国来。” 3、《满江红·甲戌十25日……》:“饭王孙,粗粝菜根香,逢漂母。” 第459页注释⑧逢漂母:春秋熊侣时,伍子胥(子胥)父兄遭谗被害,申胥连夜出奔,途中遇浣纱女(即漂母卡塔尔国以饭食救其饥。楚军追至,浣纱女恐受辱,便抱石沉江而死,有戏剧《浣纱记》等演其事。此处以熊妪的义行比喻漂母。 “注释”谓“此处以熊妪的义行比喻漂母”,甚是,但说“漂母”就是“浣纱女”,用申胥出逃路遇浣纱女予饭救饥之事,则不确。《吴越春秋》载伍员事没有现身“漂母”生龙活虎词,予申胥饭食救饥的亦非浣纱女,而是“击绵于濑水之上”的女子,“漂母”也不对等“浣纱女”。“漂母”豆蔻梢头词实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指在岸上漂洗服装的老妇。漂母曾馈劫财帅韩信:“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后生可畏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二日。信喜,谓漂母日:‘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日:‘大女婿不能够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汉七年四月,徙齐王信为楚王,都下邳。信至国,召所从食漂母,赐千金。”老聃此处是把“守灵老仆熊妪”为他们“具菜羹粟饭以进食”比喻为漂母馈比肩帅韩信。 4、《风入松·题王叔明(听松图卡塔尔国》:“幽人肥遁不喜欢哗,云水生涯。” 第314页注释⑤幽人:幽僻隐居的人。肥遁:也作“肥脂”,肥膘厚肉。烦哗:喧闹。全句说,画中那位隐者,恶感食甘餍肥,讨厌喧闹的都市生活。 《水调歌头·八月节独酌,用东坡韵》:“何日谢尘累,肥逐水云间。” 第412页注释④肥遯:避世隐居。遯:同遁。《易》疏:“肥,饶裕也……最在外极,无应于内。心无疑顾,是遯之最优,故日肥遯。”一说“肥”当“飞”讲。 这两首词中的“肥遁”都应是“隐居避世”的意味,后大器晚成首的解释正确,而前风流倜傥首的讲明把“肥遁”释为“肥腯”、“肥膘厚肉”,则误。肥腯是指家畜兽类膘肥肉厚。腯,痴肥也。《左传·桓公五年》:“吾牲;肥脂,粢盛丰备,何则不相信?”张道陵《小仙翁·道意》:“烹宰肥脂,沃酹醪醴。”所以,“肥腯”不一致“肥遁”。但“肥遯”同“肥遁”,因“逦”是“遁”的本字,意为隐避、逃走。“幽人肥遁厌恶哗,云水生涯”两句是说隐士避世隐居,反感吵闹的都市生活,过的是与云水相伴的日子。“恶感哗”是指厌倦喧嚷的都市生活,并非指“反感食甘餍肥”。 5、《木香祖慢·瓶花论,效刘克庄体》:“铜觚瓦瓮古军持,风月好良期。” 第234页注释⑤觚:酒瓶,上边有长圆形喇叭口。饔,瓮。古军持:南梁行军必备。 “注释”谓“古军持”为“南宋行军必备”,“疏解”中还说“铜觚、瓦瓮之类的器式与西夏军队行军必有典礼同样也是很要紧的”,误。这里的“军持”,当是插花的瓶。那首词是美评如潮插花艺术的,自然关系插花的瓶,“铜觚”、“瓦瓮”也是插花用的器械,词题就点明“瓶花论”,而且首句还说“瓶花千百样,要好是,在人工”。清人陶炜《课业余谈·器》云:“军持,玉壶春瓶也。”军持,源于梵语,即澡罐或双陆瓶,僧人游方时所指引,贮水以备饮用及净手。后来亦指形略扁,双耳可穿绳,能挂在身上的陶瓷梅瓶。 6、《秋风第一枝·桂》:“碧丛丛、桂子飘香。乍染衣裾,风露生凉。……夜深沉,仙姝澹妆,听彻清商……” 第214页注释①粟:谷子,俗称Samsung。此指谷穗。⑧清商:金朝区划的五音之黄金时代,即商调。此泛指歌曲。 《云淡秋空·十二月廿生龙活虎屏山姊招看丹桂》:“傍午忽传,良朋邀作者,秋色同看。木樨香飘,碧天云淡,画阁人闲。” 第587页注释①山石榴:秋熟的谷穗。 把“山矾”释为Moto竹内结子,谓指谷穗,非是,两首词中的“赛兰香”都好比木樨。金桂为常绿乔木或小桥木,金天吐放,花簇生于叶腋,像粟米,灰色或黄青黄,故称山矾。若把“山矾”释为“谷穗”,不只有与“碧丛丛”扦格,何况与词题“桂”、“看桂花”非亲非故。词咏木樨,“碧丛丛”写桂叶,“木樨”写木樨。 谓“清商”泛指歌曲,甚是;然则说“清商”是“北宋分开的五音之生龙活虎,即商调”,则不妥。五音即宫、商、角、徵、羽,又称五声。五音的“商”跟“清商”是有分其他。“清商”是指清商乐。汉魏六朝的音乐称清乐,又称清商乐,因清调以商为主,故称清商。南梁诗句中平日写到清商乐,如《古诗十八首》中的《东北有高楼》:“上有弦歌声,音响黄金年代何悲……清商随风发,中曲正沉吟未决。”隋唐散文家吴少微《古意》也云:“妙舞轻回拂长袖,高歌浩唱发清商。”太清此处当是用清商乐来代指歌曲。 7、《瑶华·代许滇生六兄题(醉美人庵填词图卡塔尔国》:“衍波笺,切磋宫商,付与双鬟高度。” 第420页注释⑥双鬟:一个人妇女。此处是思索的名字,不必然是真名。 《雪狮儿·雪窗满成》:“嘱咐双鬟莫扫,爱天然作就,画材诗料。” 第453页注释⑥双鬟:丫环的名字,但不必然是实指。 《金缕曲·题吴淑芳妻子(霜柏慈筠图卡塔尔》:“虚堂把卷双鬟侍。对芳塘、意气风发弘澄碧,轻阴各处。” 第558页注释⑧双鬟:侍婢的名字。但古诗文中那是大器晚成种通称,不料定是确指。 那三首词中的“双鬟”,“注释”都算得女生或青衣的名字,非是。“双鬟”本指北周年轻妇女的三个环形发髻,用以代表歌女或青衣。唐薛用弱《集异记》:“开元中,作家王少伯、高适、王季凌……共诣旗亭贳酒小饮,忽有梨园伶官十数人登楼会燕,三诗人因避席偎映,拥炉火以观焉。俄有妙妓四辈寻续而至……俄而生龙活虎伶拊节而唱……寻又意气风发伶讴之日……寻又风流倜傥伶讴日……弹指,次至双鬟失声,则日:‘黄河远上白云间……”’在这里则记载中,王江宁、高适、王之涣都不通晓七个歌妓的名字,恐怕谓“意气风发伶”,大概以发髻样式来代表,这里的“双鬟”即指歌女。 8、《惜秋华·题竹轩王高海生林小照》:“万里高空,度南风画出,蓬蓬勃勃行飞雁。三径女华,东篱露黄开遍。……王孙富贵风骚,况大隐、别人争羡。” 第488页注释③菊华,东篱:秋菊开在东篱边,源于陶渊明《饮酒》:“采菊东篱下。”三径:三行。露黄:黄花以湖蓝为主,又称女娲子花剑,所以“露黄”即揭发威尼斯绿的黄华。⑨大隐:不出去做官的人。 释“三径”为“三行”,误。陶渊明《归心如箭辞》:“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李善注:“《三辅决录》日:蒋诩,字符卿,舍中三径,唯羊仲、求仲从之游,皆挫廉逃名不出。”谓辽朝蒋诩隐居时,在房前竹下开了三条羊肠小道,只与羊仲、求仲五个人来往。可以知道“三径”本指三条羊肠小径,但后人以之当做隐士居所之称。 释“大隐”为“不出去做官的人”,不标准。“大隐”当与“小隐”相对,指身居朝市而过隐居生活的人。西楚王康琚《反招隐诗》云:“小隐约陵薮,大隐约朝市。” 9、《满江红·和张元干(芦川词State of Qatar》:“对残灯顾影,共何人切磋?昨夜雨晴知骤暖,等闲负了上已约。” 第30页注释⑥等闲:词中常用。弃之可惜之意。 把“等闲”释为“枯燥无味”,不妥,“等闲”当是“无端”、“白白地”的意思。欧文忠《南歌子》:“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武功。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元人邵亨贞《蝶恋花》:“忽见呢喃华屋底,等闲拉动离人泪。” 10、《卖花声·像生花》:“竹簏盛来,多少像生花卉。” 第59页注释①像生花:模仿各个人形制作而成的工艺品。有绢和通草等差别制作材质。同年,奕绘有《五彩结同心·像生花》词陈说通草制作的风度翩翩种,甚详,可仿照效法。 “注释”谓“像生花”是“模仿各样人形制作而成的工艺品”,不确,应是模拟各个草卉制作而成的工艺品。所谓像生,是指以纸、绢等仿自然物(如花、果、人物等卡塔尔(قطر‎制作的工艺品,因创设精致,活脱如生,故称像生。此词描写的是用江南临盆的绫仿制的各样草朵,词中说得很明亮:“竹簏盛来,多少像生花卉。” “何人家妙手,特把春光游戏。剪吴绫、点金贴翠。” 11、《踏莎行·冬夜听歌》:“彩袖高扬,柘枝低舞,檀槽慢捻冰弦柱。” 第605页注释⑥檀槽慢捻冰弦柱:形容乐器的弹奏。檀槽是檀木做的弦柱抚手的地位。因稍有凹部,所以叫槽。捻(ni6.n卡塔尔国:用手指弹拨琴弦。 “注释”对“檀槽”的解说,不太准确,未指明此处的“檀槽”代指琵琶。檀槽,指用檀木制作而成的琵琶、琴等弦乐器上架弦的槽格,亦代指琵琶等乐器。李长吉《感春》云:“胡琴几眼前恨,急语向檀槽。”王琦女士《李贺歌诗汇解》卷三:“唐人所谓胡琴,应是五弦琵琶耳。檀槽,谓以紫檀木为琵琶槽。”张先《西江月》云:“体态看来隐约,梳妆好是平常。檀槽初抱更安慰,立向尊前生机勃勃行。”顾老子@《琵琶仙·题琵琶妓陈三宝小像》云:“争不似、浔阳湓浦,抱檀槽、感动司马。”这几句化用白居易《琵琶行》中的诗句,故“檀槽”也是代指琵琶。 12、《惜红衣·雨中池上,用姜白石韵》:“电掣金蛇,雨翻黑墨。风枝无力。” 第114页注释②电掣金蛇:形容雷电闪光。掣:迅猛,通鸷。 《江神子·浴佛日喜雨》:“阿麻油壁碾轻车,电光加,掣金蛇。风华正茂夜甘霖,普济万千家。” 第481页注释③金蛇:雷暴。陆务观《龙湫歌》:“鳞间出火作飞电,金蛇夜掣层积云中。”掣:手中牵引。 对“掣”的批注,两处不相近:生龙活虎谓“掣”通“鸷”,迅猛的情趣,不知有什么依照?意气风发谓指“手中牵引”,基本科学。其实,两词中的“掣”,都以“牵引”、“拉曳”的意思。“电掣金蛇,雨翻黑墨”两句是说:雷暴好像拉曳金蛇,乌云犹如打翻黑墨。 13、《沁园春·桃花源次夫子韵》:“个中山高校好盘桓。有人面,依稀似旧年。” 第152页注释⑧盘桓:止步。 把“盘桓”释为“止步”,不确,这里的“盘桓”当是“徘徊”、“逗留”之意。 14、《飞雪满群山·鬼客》:“阵雪魂轻,停云香腻,朦胧酿作微阴。……玉容寂寞,霓裳舞倦,芳事者番深。……婷婷标格,溶溶院落,春宵寸阴尺璧。” 第46页注释①“中雪魂轻”二句:因词咏鬼客。鬼客仲吕早放,所以还馀中雪。香腻意为浓香。 “注释”谓“中雪”为开春时节的雪,不当。此句的“大雪”,不是写实,而是比喻鬼客。“小雪魂轻,停云香腻”两句意为:枝上的梨花像大雪但比雪轻,像停聚的白云但有浓香。“玉容寂寞”、“溶溶院落”都以化用古人有关鬼客的随笔,前者化用自居易《长恨歌》中的“玉容寂寞泪阑干,鬼客黄春梅带雨”,后面一个化用晏殊《无题》中的“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注释”应该建议。 15、《玉楼春》:“回头一笑嘱富贵花,来岁花开仍过问。” 第185页注释⑥洛阳花:花的主脑。拟想之辞。 此词序云:“廿四,仍同云姜、纫兰、素安、金内人、徐妻子过枣花寺看谷雨花,因前些天风雨,花已零落殆尽。”可以预知词中的洛阳王,当指鹿韭。古时候的人正谓鹿韭为洛阳花。欧文忠《西宁洛阳王记·花释名》:“钱思公尝日:‘人谓谷雨花富贵花,今姚黄真可为王,而魏花乃后也。”’注释把“洛阳花”释为“花的法老”,不确,谓为“拟想之辞”更不宜。 16、《菩萨蛮·西峰寺》:“罗瞧岭下苍烟织,乱云深谷披荆棘。红叶被山阿,寒林废塔多。” 第334页注释③山阿:山的底下。 《洞仙歌·集(天问·山鬼章卡塔尔(قطر‎字》:“有人窈窕,表灵旗云路。独立幽篁被蘅杜。杳冥冥,松柏昼晦山阿,儋忘归,采秀折奥吉尔薜。” 第505页注释⑥山阿:山之卷曲处。阿,读ē。 释“山阿”为“山的上面”,不确;释为“山之卷曲处”才正确。屈平《山鬼》:“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王逸《九歌章句》注:“阿,曲隅也。”嵇康《幽愤诗》:“采薇山阿,散发岩岫。” 17、《定风云·雨中木丹》:“晓起庭除积落花,乱红和雨受风斜。” 第364页注释①庭除:清扫院落。 “庭除”不是“清扫院落”的意味,而是指“庭阶”。晋人曹摅《思朋侪》诗:“密云翳阳景,霖潦淹庭除。”古代刘兼《对镜》诗:“风送竹声侵枕簟,月移花影过庭除。” 18、《满江红·人日观世音乐高校饯云姜南归》:“新春事、匆匆过。冰初解,DongFeng大。隔江关千里,相思无那。” 第260页注释⑥无那:不任。形容多而不任重先生负。 “无那”当是“Infiniti”、“成千上万”的情趣,释为“不任”,不纯粹。李煜《大器晚成斛珠》:“绣床斜凭娇无这,烂嚼红茸,笑向潘岳唾。”陈与义《点绛唇·紫阳季春》:“不解乡音,恐可怕嫌笔者,愁无那。” 19、《金缕曲·戏述懒》:“蔷薇露,不须盥。” 第375页注释⑦盥(guàn卡塔尔国:洗。 “蔷薇露”未出注,不妥,此处的蔷薇露是指蔷薇水,即花露水。唐人冯贽《云仙杂记·大雅之文》云:“河东先生得韩昌黎所寄诗,先以蔷薇露灌手,熏玉蕤香后发读,日:‘大雅之文,正当如是”’。南唐张泌《妆楼记·蔷薇水》云:“周显德六年,巴塞尔国献蔷薇水十六瓶,云得自西域,以洒衣,衣敝而香不灭。”宋人蔡绦《铁围山丛谈》卷五:“旧说蔷薇水乃外国采玉鸡苗上露水,殆不然,实用白银为甑,采玉鸡苗蒸汽成水。”宋人王炎《朝中措·五月末水仙开》词:“蔷薇露染玉肌肤,欲试缕金衣。” 20《海棠春·自题画川红,用秦观韵》:“放下水晶帘,相伴炉烟袅。” 第503页注释②水晶帘:用薄纱缝制的窗幔。 把“水晶帘”解释为“用薄纱缝制的窗帘”,不正确。“水晶帘”,亦作水精帘,本指用水晶制作而成的帘子,后比喻晶莹华美的帘子。李翰林《玉阶怨》:“却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元人萧士簧《分类补注李拾遗诗》:“水精帘以水精为之,前段时间之琉璃帘也。”温八叉《菩萨蛮》:“水精帘里颇梨枕,暖香惹梦鸳鸯锦。” 21、《南柯子·四月由金项山回南谷山中书所见》:“繗络生凉意,肩舆缓缓行。” 第494页注释②缔络:粗细不黄金时代的麻布。这里形容紧风流倜傥阵,慢后生可畏阵的凉风。 “注释”谓“稀綌”是“形容紧少年老成阵、慢意气风发阵的凉风”,非是。葛之细者日絺,粗者日络。絺络是葛布的统称,引申为葛衣。葛衣为夏天所穿。《韩非·五蠹》:“冬天麂裘,清夏葛衣。”词中所写时间为兰秋,“絺络生凉意”是说身上穿着夏装,已经以为到到了凉意。 22、《江神子·听项屏山姊钏弹琴》:“落花风姿水云声,韵泠泠,特分明。” 第400页注释③落花风姿:形容知命之年妇女的光明风姿。水云声:指屏山琴曲中央银心手相应的乐声。 “注释”把“落花风姿”解释为“形容中年女人的美好风姿”,“批注”中还说“形容操琴者的多谋善算者稳健的知命之年风范,当中又富有她的‘水云声’般的娴雅”,误。这句中的“度”当是“吹过”、“吹来”的情致。顾老子@词中有那样的用法,如《贺新凉·代人题(竹深荷净图卡塔尔(قطر‎》:“意气风发阵阵、清劲风香度。”《惜秋华·题竹轩王张卫林小照》:“万里高空,度DongFeng画出,风姿洒脱行飞雁。”第488页注释②:“度:吹过。还恐怕有大家熟识的王季凌《明州词》:‘春风不度玉门关。”“‘落花风姿水云声”的野趣是落花风吹来水云声,用以形容琴声,所以紧接下一句是“韵泠泠”。“落花风”大器晚成词,南宋诗篇现身颇多,如古代唐彦谦《咏马》:“骑过玉楼金辔响,一声嘶断落花风。”汉代李之仪《菩萨蛮》:“意气风发阵落花风,云山相对重。”赵长卿《虞靓妹·深春》:“向晚风度翩翩钩子新月,落花风。” 23、《鹧鸪天·为孟文写冬花小幅度并题》:“窗外寒梅报大簇,山茶红绽十二分新。宓妃小规模试制凌波袜,意态由来画不真。” 第49页注释②宓(fú卡塔尔国妃:遗闻中的洛水美女,所以说他“小规模试制凌波袜”。屈原《楚辞》:“吾令丰隆乘云兮,求宓妃之四海。”③意态:指画中的宓妃。 “宓妃小规模试制凌波袜”一句,当提出出自曹植《洛神赋》:“黄初八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时候的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日宓妃。……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北郁垒功,罗袜生尘。”从词题和全词来看,所谓“冬花”指寒梅和黄茶,作者把花的意态比喻为洛水靓妞宓妃。“意态由来画不真”一句,应提议出自王文公的《明妃曲》:“归来却怪丹青手,人眼生平未曾有。意态由来画不成,那时枉杀毛延寿。” 24、《浪淘沙·偶成》:“人生竞无休。驿马耕牛。道人眉上不生愁。闲把丹书窗下坐,别的何求。光景去悠悠。岁月难留。百年同作土馒头。打叠身心安稳处,顺水推船。” 第48页讲明⑥土馒头:坟。 “注释”最棒提出“土馒头”即“坟”的出处,那样读者知道会更加深厚。北齐王梵志诗云:“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壹个人吃贰个,莫嫌没滋味。”范成大《重九节日行营寿藏之地》诗云:“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红楼》第18遍回目“琏二外祖母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铁槛寺”、“馒头庵”即本于范成大诗句。顾老聃曾用“云槎外史”的笔名撰写《红楼》的续书,名字为《红楼影》,贰十次,应该异常熟稔“土馒头”的出处。

曹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行

清代:罗绕典

罗绕典—1854),又作老典,字兰陔,号苏溪,湖南安化人。从小在岳麓书院读书,长达12年,清宣宗三年贡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历任顺天、广东乡试主考、江苏平阳少保、湖南督粮道、广东按察使。爱新觉罗·道光帝二十二年任湖南布政使,为时任总督的林则徐所称道。清宣宗三十两年,擢湖北太守。后在埃德蒙顿参预镇压太平净土,咸丰帝三年,升云贵总督,旋在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中病死,谥“文僖”。罗绕典博学多才,诗文俱佳,有《黔南纪略》、《江苏筹捕储备记》、《知养恬斋前集》、《蜀槎小草》、《玉台赞咏》等文章。

罗绕典

败荻空江敛暮云,江头沽酒最思君。拾分无过拜月节月,总被作家占七分。沧洲为客六逢秋,取次逢秋压客愁。生龙活虎酒一花兼生机勃勃本人,此时颇似谪仙不。——南陈·苏镜潭《仲拜月节夜独酌忆雅堂》

仲秋节夜独酌忆雅堂

草色王孙路,柳条天下春。鸿宾高念侣,鹰絷曲随人。问俗衣冠拙,杜门谈笑真。相驱饥有力,靡骋乱无因。伐鼓中原贼,炊珠吾土贫。稻粱啼寡妇,烽燧亘征尘。月旦评黄宪,沧洲挈惠询。断金数轻薄,抱玉与沈沦。海出珊瑚气,霜知栝柏乡。素交原有属,别恨为重陈。忆昔书堂聚,逢君早岁亲。盟心俱落落,逐队各振振。文学和农学三冬益,恩泽千载新。音余山水意,迹自駏蛩伦。风日开轩好,家庭置酒频。莱衣朝烂缦,缟带坐逡巡。榴叶青于染,荆华艳似紃。铜镮留紫燕,碧井狎文鳞。物态婵娟足,交期脱略信。嫌都忘弟妹,欢不间宵晨。世事翻云雨,浮生感溷茵。药笼遗小草,车毂是劳薪。绝塞飞狐险,高台骏马珍。关河惨幽蓟,战伐阅燕秦。白日辞乡树,黄流暗去津。江南载书剑,天北指星辰。恻恻倚闾望,飘飘去国身。之官依夏馥,惊座到陈遵。浩荡游无色,萧疏笔尚神。故人多穷困,远道独含辛。作客山陬晚,违时跬步迍。田问叹鸿鹄,地上走骐驎。谋食惩书卷,进场易笑颦。儿曹且纨绮,昼气亦金牌银牌。乡县浮云隔,荒斋暝雾屯。壁昏蜗寄窄,檠浅鼠窥嗔。归梦迷难觉,离居意未申。出门春黯澹,伏枕母嚬呻。深涧松根郁,孤芳Lampe纫。洪炉金莫跃,洴澼手还龟。羁旅空骧首,天涯送去䑳。江云飞缥缈,岳树望嶙峋。壮志看青镜,君行近紫宸。圣贤闻赠处,Webb待经纶。——北魏·谭廷献《述旧叙怀送陈云钦北游三十韵》

述旧叙怀送陈云钦北游四十韵

赫赫勋名出武庠,荣膺爵秩显天阊。乾嘉盛世干城倚,金厦方隅有限辅助当。李帅军前标骏望,蔡魁净后觐龙光。如公福泽畴能匹,义举留贻荫梓桑。——南陈·罗维屏《题王果毅公传》

题王果毅公传

清代:罗维屏

赫赫勋名出武庠,荣膺爵秩显天阊。乾嘉盛世干城倚,金厦方隅保证当。

李帅(dawn卡塔尔国军前标骏望,蔡魁净后觐龙光。如公福泽畴能匹,义举留贻荫梓桑。

1

小样,云拖冥色上孤城,卧听空阶漏四更。何似连床听夜雨,相将疏竹助秋声。窥人饥鼠惊还堕,伴榻残灯耿未明。言念伊人隔江水,萧萧落叶纸窗鸣。——曹魏·顾允耀《秋夜雨宿方文宇斋头有怀双丸弟象山》

从孙吴到清末,周邦彦一向是历代词学发扬的理之当然。在金朝极度盛行的《草堂诗余》中,周邦彦的词被收入的数目最多,也最受珍爱。清初的闽东词派,“家白石而户玉田,以清空骚雅为归”,但也不排外周邦彦,其创办者朱彝尊就说:“豫州之周邦彦、孙惟信、张炎……此甘南之最著者也。”其后期总领厉鹗也称清真词“婉约隐秀,律吕谐协,为倚声家所宗”。西楚中叶,由于珠海词派的鼎力发扬,周邦彦成为学词的参天境界。其创办人张惠言在《词选序》中建议“宋之词家,号为极盛”,而周邦彦等五位“渊渊乎文有其质”;此派的理论骨干周济“将周邦彦作为所标举的‘宋四家’之首,在《序论》中付与了‘集大成者’的极高商酌,并看好‘问途碧山,历梦窗、稼轩,以还清真之浑化’。周济之后,周邦彦就造成北京词派所标举的标准”。南通词派前期的陈廷焯也尽力推尊周邦彦:“词至美成,乃有巨额。前收苏、秦之终,复开姜、史之始。自有诗人以来,不能不推为巨擘。”周邦彦被叫做“大宗”、“巨匠”、“集大成”,主要是就其写作功力方面包车型大巴完结来讲,即在才能功力方面包车型大巴继续不停。就全体词史的多变来看,倘使要从两宋芸芸之作中选出出一个人如杜少陵之“转益多师”,能在手艺功力方面集前人之大成,而又以其精深博大为后世开出Infiniti法门的小编,则诚如王礼堂在《清真先生遗事》中所说“东晋人如欧、苏、秦、黄,高则高矣,至精工博大,殊不迨先生”,“两宋之间,一位而已”。顾老子@作为二个傣族诗人,要读书布依族文化的填词,就得选一人本领方法集大成而又有渠道可人的词家师法,而无独有偶周邦彦“集词学之大成”,“下字运意,都有法律”,追随者有路子可人,“作词者多效其体制”,顾老聃不可否认地挑选她作为师法的靶子。

男子不可能杀贼立功牖下老,陶土沈埋勤母草。雁塞龙堆边月寒,广牧英名迹如扫。马革归魂破庙存,士女犹谈曹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噫嘻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心似铁,仗剑秦关眼流血。有明末造半尘土,誓挽日车回覆辙。发迹始辽左,转毂经河汾。虫沙卷地地无色,忠义薄每一日不闻。咄哉南原役,争传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死。城上白旗悬,貔貅因封豕。横矛跃马突飞出,一鼓幺么歼水涘。首功四万两千六,大树将军徒尔尔。南箕贝锦太纷呶,荐牍枉劳张都督。惟闻士民语,军中有大器晚成曹。威举世闻名,西贼心胆摇。尔时大曹小曹并烜赫,直与韩范功同高。湫头镇前大星殒,援绝粮空势齑粉。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请行目眦烈,生戴吾头愧延颈。靴刀巷战血淋漓,白日无光照幽愤,今后中原事尽非,皇帝手诏泪沾衣。鸰原憔悴钦州失,驹齿恣虐对待杏岭围。一门碧血流青史,七十八泉空落晖。吁嗟乎!松山哀,红绿梅岭,前代忠奸久同尽。二臣档子尚烟销,百战奇功更灰冷。云中遗裔近衰微,栌栱荒三秋草肥。何当旧史南狐笔,重写关西破贼碑。——辽朝·罗绕典《曹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行》

夏敬观《手评乐章集》云:“耆卿多平淡无奇,清真特变其法,生龙活虎篇之中,回环往复,字一唱三叹,故慢词始盛于耆卿,大成于清真。”夏氏建议周邦彦的慢词变柳永的直叙为曲叙,构造纡徐波折,繁复多变。顾老聃也作了成都百货上千慢词,但却从不着意模仿周邦彦慢词的三纲五常布局,她的慢词多用平淡无奇的笔法,结构也不复杂波折。作为一位阿昌族女诗人,灵秀聪慧的顾老聃主要依然经过一向之感发写词抒情,而不太注重周邦彦那样的人造安顿与思力安插。

顾老聃(1799——1877)是北齐与纳兰成德齐名的保安族女诗人,有“男有成容若,女有老子@春”之称。词学家况周颐谓老聃词“朴实言情,宋人法乳”,“纯乎宋人法乳,故能不烦洗伐,绝无一毫纤艳涉其笔端”,建议了老聃词以宋人词为法乳的特点。“法乳”黄金时代词,出自东正教,《涅槃经·世尊性品》云:“饮我法乳,长养法身。”“法乳”比喻佛法,谓佛法如乳水抚育众生。况周颐提议老子@词以宋人词为法乳,意谓宋人词像母乳相仿哺养老聃作词,也正是说老聃填词主要模金鼎文人,首要吸取宋人词作者的矿物质。顾老子@有《既选(唐诗>三卷,遂以词中七言句集为七十一绝句》、《二零风度翩翩三年既选<唐诗>,集选中旬得五十六截句,今掇任何复成七十一首》二诗,可见老子@早年曾编选《唐诗》3卷,并集所选唐诗中的七言句为74首绝句,表明老聃曾有意遍布学习宋人之词。在顾老子@的词中,有和柳永、黄鲁直、周邦彦、李清照、周紫芝、张元干、张孝祥、姜尧章、吴文英等人的和韵词,那也是上学唐诗的后生可畏种艺术。在众多的北宋作家中,顾老子@首要模仿的是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白石道人、李清照等人,正如况周颐所提出:“太清词得力于周清真,旁参白石之清隽,深稳沉着,不琢不率,极合倚声新闻。”

李清照词语言的凸起特点是造语新奇,善用叠字,雅语与常言兼用,清新素雅又通俗易晓,具备自然清丽之美。顾老子@的词明显师法李清照词的语言特点。李清照作词工于造语,极为大家赞叹。王士祯就说:“‘绿肥红瘦’、‘宠柳娇花’,人工天巧,可称绝唱。”胡仔也谓“绿肥红瘦”,“此语甚新”。李清照《如梦令》中的“绿肥红瘦”四字,“绿”、“红”以色代物,已极新巧,又以口语“肥”、“瘦”状之,写出了花叶经过千难万难后的不等形态、色彩和多少,极富立体感。别的,《念奴娇》中的“宠柳娇花”,《醉花阴》中的“人比黄华瘦”,也是造语新奇的词句。顾老子@极其赏识那么些新式工巧的字句,词中有显明的效仿。如《满江红·和张元干<芦川词>》中的“绿惨红愁”,《蟾宫曲·小雪》中的“柳宠花娇”,《壶中天慢·和李清照(漱玉词>》中的“柳悴花憔”,《阳台路》中的“柳憨花暖”等等。

况周颐谓老聃词“得力于周清真”,主要指得力于周邦彦词的不二诀窍能力。陈匪石《声执·宋词举》云:“周邦彦集词学之大成,前所未见,后无来者。凡两宋之千家万户,清真大器晚成集,几擅其全。”的确,在词史上,周邦彦在难点和心绪内涵方面还未有提供新的东西,但却在艺术样式和技术方面有优异贡献,是多少个集大成者。清真词广采众美,风格名贵精工;擅长铺叙並且组织曲折深婉;特别珍视声律、章法、句法和语言。老聃词在声律和轨道布局方面承继清真不太明朗,但在模仿其融化前人诗句人词、以景结情和雅语古语兼用等方面却百般优越。

顾老子@学习李清照词的造语新奇,模仿印痕较重,像“绿惨红愁”、“柳憨花暖”等词语,也难说就风靡生动,别具风姿洒脱格;可是她学习李清照运用叠字,却显得自然流畅,极其是平素不硬套其“寻搜索觅”的叠法而流于像乔吉《天净沙》那样的有样学样,是相比较明智的;学习李清照词的雅语古语兼用,不只有使词的言语高雅清新,并且使词的语言既具有华贵的文士野趣,又具备生活气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拾穗者发布于小样,转载请注明出处:曹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行原作[罗绕典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