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俱乐部中文官网【手机版】拾穗者
做最好的网站

自以为传奇人物丨《天运》章陆

2019-05-09 10:28 来源:未知

 

“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见是?孰维纲是? 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乎?意者其运维而无法自 止邪?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 风起北方,一西1东,有上仿徨。孰嘘吸是?孰居无事而披拂是?敢 问何故?”巫咸囗(左“礻”右“召”音shao4)曰:“来,吾 语女。天有六极5常,主公顺之则治,逆之则凶。九洛之事,治成德 备,临照下土,天下戴之,此谓上皇。”

山村南华经 卷陆 庄周南华经 卷六 外篇卷陆上天运

《庄周》解,每章一读。

  [题解]

商大宰荡问仁于庄子休。庄周曰:“虎狼,仁也。”曰:“何谓也? ”庄子休曰:“老爹和儿子相亲,何为不仁!”曰:“请问至仁。”庄周曰: “至仁无亲。”大宰曰:“荡闻之,无亲则不爱,不爱则不孝。谓至 仁不孝,可乎?”庄周曰:“不然,夫至仁尚矣,孝固不足以言之。 此非过孝之言也,不如孝之言也。夫南僧人至于郢,北面而不见冥山 ,是何也?则去之远也。故曰:以敬孝易,以爱孝难;以爱孝易,而 忘亲难;忘亲易,使亲忘作者难;使亲忘作者易,兼忘天下难;兼忘天下 易,使全世界兼忘小编难。夫德遗尧、舜而不为也,利泽施于万世,天下 莫知也,岂直大息来说仁孝乎哉!夫孝悌仁义,忠信贞廉,此皆自勉 以役其德者也,不足多也。故曰:至贵,国爵并焉;至富,国财并焉 ;至愿,名誉并焉。是以道不渝。”

村子南华经 卷陆

文:

  本篇所论与《天道》、《天地》周围,焦点在论述天道是绵绵移动变化的,其变动是自然实行,没有什么人在调控。而下方之皇帝必须与之相适合。本篇虽以《天运》名篇,而所论却多为帝道、圣道等世间之事,批判仁义、有为促成的大祸,宣传无为而治。

西门成问于黄帝曰:“帝张咸池之乐于洞庭之野,吾始闻之惧,复 闻之怠,卒闻之而惑,荡荡默默,乃不自得。”帝曰:“汝殆其然哉 !吾奏之以人,徵之以天,行之以礼义,建之以大清。夫至乐者,先 应之以人事,顺之以天理,行之以伍德,应之以本来。然后调护医治肆时 ,太和万物。4时迭起,万物循生。1盛壹衰,文武伦经。一清1浊 ,阴阳调理,流光其声。蛰虫始作,吾惊之以雷霆。其卒无尾,其始 无首。1死终身,1偾一齐,所常无穷,而壹不可待。汝故惧也。吾 又奏之以阴阳之和,烛之以日月之明。其声能短能长,能柔能刚,变 化齐一,不主故常。在谷满谷,在坑满坑。涂囗(左“谷”右“阝” )守神,以物为量。其声挥绰,其名高明。是故鬼神守其幽,日月星 辰行其纪。吾止之于夏朝,流之于无止。子欲虑之而不可能知也,望之 而不可能见也,逐之而不可能及也。傥然立于四虚之道,倚于槁梧而吟: ‘目知穷乎所欲见,力屈乎所欲逐,吾既比不上,已夫!’形充空虚, 乃至委蛇。汝委蛇,故怠。吾又奏之以无怠之声,调之以自然之命。 故若混逐丛生,林乐而无形,布挥而不曳,幽昏而不敢问津。动于无方, 居于窈冥,或谓之死,或谓之生;或谓之实,或谓之荣。行流散徙, 不主常声。世疑之,稽于受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护的人。圣也者,达于情而遂于命也。天机不 张而五官皆备。此之谓天乐,无言而心说。故有焱氏为之颂曰:‘听 之不闻其声,视之不见其形,充满天地,苞裹陆极。’汝欲听之而无 接焉,而故惑也。乐也者,始于惧,惧故祟;吾又次之以怠,怠故遁 ;卒之于惑,惑故愚;愚故道,道可载而与之俱也。”

外篇卷6上天运

万世师表见老聃而语仁义。老子@曰:“夫播糠壹眯目,则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囋肤,则通昔不寐矣。夫仁义憯(cǎn)2然乃憒三笔者心,乱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焉。吾子使全球无失其朴,吾子亦放风而动,总德而立矣,又奚傑傑然揭仁义,若负建鼓而求亡子者邪!夫鹄不日浴而白,乌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朴,不足认为辩;名誉之观,不足认为广。泉涸,鱼相与远在六,相呴以湿,相濡相呴,不若相忘于江湖。”

孔丘见老子@归,3日不谈。弟子问曰:“夫子见老子@,亦将何规哉?”

孔圣人曰:“吾乃今于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云气而养乎阴阳。予口张而不能够嗋(xié)。予又何规老子@哉?”

子贡曰:“可是人固有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发动如天地者乎?赐亦可得而观乎?”遂以致圣先师声见太清。

老聃方将倨堂而应,微曰:“予年运而往矣,子将何以戒小编乎?”

子贡曰:“夫三皇伍帝之治天下区别,其系名誉1也。而文化人独以为非巨人,怎样哉?”

老子@曰:“小子少进!子何以谓差别?”

对曰:“尧授舜,舜授禹。禹用力而汤用兵,文王顺纣而不敢逆,武王逆纣而不肯顺,故曰差别。”

老子@曰:“小子少进,余语汝三皇5帝之治天下。轩辕黄帝之治天下,使人心壹,民有其亲死不哭而民不非也。尧之治天下,使民意亲,民有为其亲杀其杀四而民不非也。舜之治天下,使人心竞,孕妇11月生子,子生二月而能言,不至乎孩而始什么人,则人始有夭矣。禹之治天下,使人心变,人有心而兵有顺,杀盗非杀人,自为种而天下耳,是以全球大骇,儒墨皆起。其作始有伦,最近乎妇5,女何言哉!余语汝,三皇五帝之治天下,名曰治之,而乱莫甚焉。三皇之知,上悖日月之明,下睽山川之精,中堕4时之施,其知僭于蛎(lì)虿(chài)之尾,鲜规之兽,莫得安其性命之情者,而犹自以为一代天骄,不亦可耻乎?其可耻也!”

子贡蹴蹴然立不安。

  本篇共分7段。第二段建议天地日月风雨的周转,毕竟是哪个人在推动呢?从提问的口吻和巫咸祒的话,表明了一切都是自然的,没有何人在调控那1自然工学的有史以来思想。并以此为根基,创设了天人关系的同一性,构成全篇的立论基础。第一段,太宰荡与村庄对话,表明仁义、孝梯、忠信、贞廉都以反其道而行之天道的。“至仁”无亲,忘记那总体,才符合自然之道。第2段,讲述音乐的申辩,把音乐的节奏、心理、意境与人的阅历、激情,以及自然界的浮动统一同来加以描述,显得神秘深邃而有启发。

孔仲尼西游于卫,颜子渊问师金曰:“以文化人之行为奚如?”师金曰: “惜乎!而文化人其穷哉!”颜回曰:“何也?”师金曰:“夫刍狗之 未陈也,盛以箧衍,巾以文绣,尸祝齐戒以将之。及其已陈也,行者 践其首脊,苏者取而爨之而已。将复取而盛以箧衍,巾以文绣,游居 寝卧其下,彼不得梦,必且数眯焉。今而夫子亦取先王已陈刍狗,聚 弟子游居寝卧其下。故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是非其梦邪 ?围于陈蔡之间,二二十日不火食,死生相与邻,是非其眯邪?夫水行莫 如用舟,而6行莫如用车。以舟之有效于水也,而求推之于陆,则没 世不行平常。古今非水陆与?周鲁非舟车与?今蕲行周于鲁,是犹推 舟于陆也!隔着靴子挠痒痒,身必有殃。彼未知夫无方之传,应物而不穷者 也。且子独不见夫桔槔者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彼,人之所引, 非引人者也。故俯仰而不得罪于人。故夫三皇5帝之礼义法度,不矜 于同而矜于治。故譬三皇5帝之礼义法度,其犹囗(左“木”右“且 ”)梨橘柚邪!其味相反而皆可于口。故礼义法度者,应时而变者也 。今取囗(“援”字以“犭”代“扌”)狙而衣以周公之服,彼必囗 (“龄”字以“乞”代“令”)啮挽裂,尽去而后慊。观古今之异, 犹囗狙之异乎周公也。故先施病心而颦其里,其里之丑人见之而美之 ,归亦捧心而颦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 挈老婆而去之走。彼知颦美而不知颦之所以美。惜乎,而知识分子其穷哉 !”

「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见是?孰维纲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乎?意者其运作而无法自止邪?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风起北方,一西1东,有上徘徊。孰嘘吸是?孰居无事而披拂是?敢问怎么?」巫咸袑曰:「来,吾语女。天有陆极伍常,国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九洛之事,治成德备,临照下土,天下戴之,此谓上皇。」 商大宰荡问仁于庄周。庄子休曰:「虎狼,仁也。」曰:「何谓也?」庄周曰:「老爹和儿子相亲,何为不仁!」曰:「请问至仁。」庄子休曰:「至仁无亲。」大宰曰:「荡闻之,无亲则不爱,不爱则不孝。谓至仁不孝,可乎?」 庄周曰:「不然,夫至仁尚矣,孝固不足以言之。此非过孝之言也,不如孝之言也。夫南僧侣至于郢,北面而不见冥山,是何也?则去之远也。故曰:以敬孝易,以爱孝难;以爱孝易,而忘亲难;忘亲易,使亲忘小编难;使亲忘作者易,兼忘天下难;兼忘天下易,使环球兼忘作者难。夫德遗尧、舜而不为也,利泽施于万世,天下莫知也,岂直大息来说仁孝乎哉!夫孝悌仁义,忠信贞廉,此皆自勉以役其德者也,不足多也。故曰:至贵,国爵并焉;至富,国财并焉;至愿,名誉并焉。是以道不渝。」 南门成问于黄帝曰:「帝张咸池之乐于洞庭之野,吾始闻之惧,复闻之怠,卒闻之而惑,荡荡默默,乃不自得。」 帝曰:「汝殆其然哉!吾奏之以人,征之以天,行之以礼义,建之以大清。夫至乐者,先应之以人事,顺之以天理,行之以5德,应之以自然。然后调护医治4时,太和万物。四时迭起,万物循生。壹盛1衰,文武伦经。一清壹浊,阴阳调护诊治,流光其声。蛰虫始作,吾惊之以雷霆。其卒无尾,其始无首。一死一生,一偾一同,所常无穷,而一不可待。汝故惧也。吾又奏之以阴阳之和,烛之以日月之明。其声能短能长,能柔能刚,变化齐一,不主故常。在谷满谷,在坑满坑。涂郄守神,以物为量。其声挥绰,其名高明。是故鬼神守其幽,日月星辰行其纪。吾止之于西周,流之于无止。子欲虑之而不能够知也,望之而无法见也,逐之而不能够及也。傥然立于四虚之道,倚于槁梧而吟:『目知穷乎所欲见,力屈乎所欲逐,吾既不比,已夫!』形充空虚,以致委蛇。汝委蛇,故怠。吾又奏之以无怠之声,调之以本来之命。故若混逐丛生,林乐而无形,布挥而不曳,幽昏而鲜为人知。动于无方,居于窈冥,或谓之死,或谓之生;或谓之实,或谓之荣。行流散徙,不主常声。世疑之,稽于贤人。圣也者,达于情而遂于命也。天机不张而五官皆备。此之谓天乐,无言而心说。故有焱氏为之颂曰:『听之不闻其声,视之不见其形,充满天地,苞裹6极。』汝欲听之而无接焉,而故惑也。乐也者,始于惧,惧故祟;吾又次之以怠,怠故遁;卒之于惑,惑故愚;愚故道,道可载而与之俱也。」 孔仲尼西游于卫,颜子问师金曰:「以文化人之行为奚如?」师金曰:「惜乎!而文化人其穷哉!」颜子渊曰:「何也?」 师金曰:「夫刍狗之未陈也,盛以箧衍,巾以文绣,尸祝齐戒以将之。及其已陈也,行者践其首脊,苏者取而爨之而已。将复取而盛以箧衍,巾以文绣,游居寝卧其下,彼不得梦,必且数瞇焉。今而夫子亦取先王已陈刍狗,聚弟子游居寝卧其下。故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是非其梦邪?围于陈蔡之间,2贰十三日不火食,死生相与邻,是非其瞇邪?夫水行莫如用舟,而陆行莫如用车。以舟之有效于水也,而求推之于6,则没世不行常常。古今非水陆与?周鲁非舟车与?今蕲行周于鲁,是犹推舟于6也!隔靴抓痒,身必有殃。彼未知夫无方之传,应物而不穷者也。且子独不见夫桔槔者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彼,人之所引,非引人者也。故俯仰而不得罪于人。故夫三皇伍帝之礼义法度,不矜于同而矜于治。故譬三皇伍帝之礼义法度,其犹囗梨橘柚邪!其味相反而皆可于口。故礼义法度者,应时而变者也。今取猿狙而衣以周公之服,彼必囗(「龄」字以「乞」代「令」)啮挽裂,尽去而后慊。观古今之异,犹囗狙之异乎周公也。故西子病心而颦其里,其里之丑人见之而美之,归亦捧心而颦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挈爱妻而去之走。彼知颦美而不知颦之所以美。惜乎,而知识分子其穷哉!」 孔圣人行年五10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子@。老子@曰:「子来乎?吾闻子,北方之贤者也!子亦得道乎?」孔仲尼曰:「未得也。」老子曰:「子恶乎求之哉?」曰:「吾求之于度数,5年而未得也。」老子曰:「子又恶乎求之哉?」曰:「吾求之于阴阳,十有二年而未得也。」 老子曰:「然,使道而可献,则人也许献之于其君;使道而可进,则人莫不进之于其亲;使道而可以告人,则人或者告其兄弟;使道而得以与人,则人恐怕与其子孙。可是不可者,无它也,中无主而不仅,外无正而那么些。由中出者,不受于外,有才能的人不出;由外入者,无主于中,传奇人物不隐。名,公器也,不可多取。仁义,先王之蘧庐也,止能够一宿而不可久处。觏而多责。古之至人,假道于仁,托宿于义,以游逍遥之虚,食于苟简之田,立于不贷之圃。逍遥,无为也;苟简,易养也;不贷,无出也。古者谓是采真之游。以富为是者,无法让禄;以显为是者,不能让名。亲权者,不可能与人柄,操之则栗,舍之则悲,而一无所鉴,以窥其所不休者,是天之戮民也。怨、恩、取、与、谏、教、生杀八者,正之器也,唯循大变无所湮者为能用之。故曰:正者,正也。其心认为不然者,天门弗开矣。」 孔丘见老子@而语仁义。老聃曰:「夫播糠瞇目,则天地4方易位矣;蚊虻囋肤,则通昔不寐矣。夫仁义惨然,乃愤吾心,乱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焉。吾子使全球无失其朴,吾子亦放风而动,总德而立矣!又奚杰杰然若负建鼓而求亡子者邪!夫鹄不日浴而白,乌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朴,不足以为辩;名誉之观,不足以为广。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同甘共苦,不若相忘于江湖。」 孔圣人见老聃归,1二三十一日不谈。弟子问曰:「夫子见老子@,亦将何规哉?」孔圣人曰:「吾乃今于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乎云气而养乎阴阳。予口张而不能够嗋。予又何规太清哉?」子贡曰:「然而人固有尸居而龙见,雷声而渊默,发动如天地者乎?赐亦可得而观乎?」遂以孔圣人声见老子@。太清方将倨堂而应,微曰:「予年运而往矣,子将为什么戒小编乎?」 子贡曰:「夫三皇5帝之治天下分裂,其系名誉1也。而文化人独感觉非受人珍视的人,怎么着哉?」老聃曰:「小子少进!子何以谓区别?」对曰:「尧授舜,舜授禹。禹用力而汤用兵,文王顺纣而不敢逆,武王逆纣而不肯顺,故曰区别。」 老子@曰:「小子少进,余语汝三皇伍帝之治天下:轩辕黄帝之治天下,使人心一。民有其亲死不哭而民不非也。尧之治天下,使民意亲。民有为其亲杀其杀而民不非也。舜之治天下,使民意竞。民孕妇5月生子,子生一月而能言,不至乎孩而始哪个人,则人始有夭矣。禹之治天下,使民意变,人有心而兵有顺,杀盗非杀人。自为种而『天下』耳。是以环球大骇,儒墨皆起。其作始有伦,近期乎妇女,何言哉!余语汝:三皇5帝之治天下,名曰治之,而乱莫甚焉。三皇之知,上悖日月之明,下睽山川之精,中堕肆时之施。其知惨于蛎虿之尾,鲜规之兽,莫得安其性命之情者,而犹自认为伟大的人,不可耻乎?其可耻也!」子贡蹴蹴然立不安。 万世师表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陆经,自认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拾二君,论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1君无所钩用。甚矣!爱妻之难说也?道之难明邪?」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夫陆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夫白鶂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类自为雌雄,故风化。性不可易,命不可变,时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于道,无自而不可;失焉者,无自而可。」万世师表不出三月,复见,曰:「丘得之矣。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者化,有弟而兄啼。久矣,夫丘不与化为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老子曰:「可,丘得之矣!」

注:

  最终究纳为至乐无声,将人引进浑沌世界。第6段,讲礼义法度应随着一代不断更动,万世师表不清楚那个道理,取先王之陈迹在今世实施,那就像推舟于陆地,是平昔没用的。第5段,讲述求道于度数、阴阳,不容许猎取。古之至人,只是借助仁义等有形的一手,去到达相对自由的Infiniti虚空。一旦得到大道,一切具体有形的主意都可选拔,使整个世界归高满堂道。第陆段,建议仁义会使人昏愦,风险非常的大。三皇5帝之治天下,违背自然之道,比蝎子尾巴还要毒,有为只会殃及中外和自己。第十段,提出六经是先王陈迹,有为的施政之道,只是迹,不是所以迹。只有获得大道,才具与天道变化一体,无所不通。从第2段起,都以与天道对照着讲述人道,从多地方演讲人道与天道之间相合相违景况,主题在宣扬无为而治,因任自然的基本理念。

孔丘行年五10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子@。老子@曰:“子来乎 ?吾闻子,北方之贤者也!子亦得道乎?”孔圣人曰:“未得也。”老 子曰:“子恶乎求之哉?”曰:“吾求之于度数,5年而未得也。” 老子曰:“子又恶乎求之哉?”曰:“吾求之于阴阳,十有二年而未 得也。”老子曰:“然,使道而可献,则人可能献之于其君;使道而 可进,则人莫不进之于其亲;使道而能够告人,则人想必告其兄弟; 使道而得以与人,则人唯恐与其后代。可是不可者,无它也,中无主 而持续,外无正而特别。由中出者,不受于外,伟人不出;由外入者 ,无主于中,品格高尚的人不隐。名,公器也,不可多取。仁义,先王之蘧庐 也,止可以一宿而不可久处。觏而多责。古之至人,假道于仁,托宿 于义,以游逍遥之虚,食于苟简之田,立于不贷之圃。逍遥,无为也 ;苟简,易养也;不贷,无出也。古者谓是采真之游。以富为是者, 不能够让禄;以显为是者,无法让名。亲权者,无法与人柄,操之则栗 ,舍之则悲,而一无所鉴,以窥其所不休者,是天之戮民也。怨、恩 、取、与、谏、教、生杀八者,正之器也,唯循大变无所湮者为能用 之。故曰:正者,正也。其心感觉不然者,天门弗开矣。”

外篇卷陆中刻意

1播糠:“播”,借为“簸”。

  天其运乎?地其处乎(1)?日月其争于所乎(贰)?孰主见是(三)?孰维纲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伍)?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邪(6)?意者其运维而无法臼止邪?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七)?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8)?风起北方,壹西一东,有上仿惶(玖),孰嘘吸是(10)?孰居无事而披拂是(11)?敢问怎么?”巫咸祒曰(1二):“来,吾语女。天有陆极5常(壹3),圣上顺之则治,逆之则凶。玖洛之事(14),治成德备,监照下土(一伍),天下戴之,此谓上皇(1六)。”

孔丘见老子@而语仁义。老子@曰:“夫播糠眯目,则天地肆方易位矣 ;蚊虻囗(左“口”右上“先先”右下“日”音zan4)肤,则通 昔不寐矣。夫仁义惨然,乃愤吾心,乱莫斯科大学焉。吾子使全世界无失其朴 ,吾子亦放风而动,总德而立矣!又奚杰杰然若负建鼓而求亡子者邪 !夫鹄不日浴而白,乌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朴,不足认为辩;名誉之 观,不足感到广。泉涸,鱼相与远在六,相囗 以湿,丹舟共济,不若相忘于江湖。”

苦心尚行,归西异俗,高论怨诽,为亢而已矣。此山谷之士,非世之人,干枯赴渊者之所好也。语仁义忠信,恭俭推让,为修而已矣。此平世之士,教诲之人,游居学者之所好也。语大功,立大名,礼君臣,正上下,为治而已矣。此朝廷之士,尊主强国之人,致功并兼者之所好也。就薮泽,处闲旷,钓鱼闲处,无为而已矣。此江海之士,避世之人,闲暇者之所好也。吹呴呼吸,吐纳,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此道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若夫不刻意而高,无仁义而修,无功名而治,无江海而闲,不道引而寿,无不忘也,无不有也。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此天地之道,受人爱惜的人之德也。 故曰:夫恬淡寂漠,虚无无为,此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质也。故曰:受人尊崇的人休休焉则平易矣。平易则自由自在矣。平易恬淡,则焦虑不可能入,邪气不能袭,故其德全而神不亏。故曰:圣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不为福先,不为祸始。感而后应,迫而后动,不得已而后起。去知与故,遁天之理。故无天灾,无物累,无人非,无鬼责。其生若浮,其死若休。不思量,不豫谋。光矣而不耀,信矣而不期。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神纯粹,其魂不罢。虚无恬淡,乃合天德。故曰:悲乐者,德之邪也;喜怒者,道之过也;好恶者,德之失也。故心不忧乐,德之至也;一而不改变,静之至也;无所于忤,虚之至也;不与物交,淡之至也;无所于逆,粹之至也。故曰:形劳而不休则弊,精用而频频则劳,劳则竭。水之性,不杂则清,莫动则平;郁闭而不流,亦不能够清;天德之象也。故曰: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改变,淡而无为,动而以天行,此养神之道也。 夫有干越之剑者,柙而藏之,不敢用也,宝之至也。精神4达并流,无所不极,上际于天,下蟠于地,化育万物,不可为象,其名称为同帝。纯素之道,唯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一之明白,合于天伦。野语有之曰:「芸芸众生重利,廉士重名,贤士尚志,受人爱护的人贵精。」故素也者,谓其无所与杂也;纯也者,谓其不亏其神也。能体纯素,谓之真人。

2憯(cǎn):痛切貌。

  [注释]

孔圣人见老子@归,16日不谈。弟子问曰:“夫子见老聃,亦将何规哉 ?”孔丘曰:“吾乃今于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乎 云气而养乎阴阳。予口张而不能够囗(左“口”右上“力”右中“力力 ”右下“月”音xie2)。予又何规老子@哉?”子贡曰:“但是人 固有尸居而龙见,雷声而渊默,发动如天地者乎?赐亦可得而观乎? ”遂以孔仲尼声见老子@。老子@方将倨堂而应,微曰:“予年运而往矣, 子将为什么戒笔者乎?”子贡曰:“夫三皇5帝之治天下区别,其系声名 一也。而知识分子独认为非巨人,怎么样哉?”老子@曰:“小子少进!子何 以谓分化?”对曰:“尧授舜,舜授禹。禹用力而汤用兵,文王顺纣 而不敢逆,武王逆纣而不肯顺,故曰区别。”老聃曰:“小子少进, 余语汝三皇5帝之治天下:轩辕黄帝之治天下,使民意1。民有其亲死不 哭而民不非也。尧之治天下,使人心亲。民有为其亲杀其杀而民不非 也。舜之治天下,使民意竞。民孕妇6月生子,子生3月而能言,不 至乎孩而始什么人,则人始有夭矣。禹之治天下,使人心变,人有心而兵 有顺,杀盗非杀人。自为种而‘天下’耳。是以举世大骇,儒墨皆起 。其作始有伦,近期乎妇女,何言哉!余语汝:三皇5帝之治天下, 名曰治之,而乱莫甚焉。三皇之知,上悖日月之明,下睽山川之精, 中堕四时之施。其知惨于蛎虿之尾,鲜规之兽,莫得安其性命之情者 ,而犹自以为圣人,不可耻乎?其可耻也!”子贡蹴蹴然立不安。

外篇卷陆下缮性

3憒:扰乱。

  (1)运:运行。处:静止。

孔仲尼谓老子@曰:“丘治《诗》、《书》、《礼》、《乐》、《易》 、《春秋》陆经,自感到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拾2君,论先 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无所钩用。甚矣!爱妻之难说也?道之 难明邪?”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夫陆经,先王之陈 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 岂履哉!夫白囗(左上“臼”左下“儿”右“鸟”音yi4)之相视 ,眸子不运而风化;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类自为雌 雄,故风化。性不可易,命不可变,时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于道 ,无自而不得;失焉者,无自而可。”孔夫子不出11月,复见,曰:“ 丘得之矣。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者化,有弟而兄啼。久矣,夫丘不 与化为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老子曰:“可,丘得之矣!”

缮性于俗学,以求复其初;滑欲于俗思,以求致其明:谓之蔽蒙之民。 古之治道者,以恬养知。生而无以知为也,谓之以知养恬。知与恬交相养,而和理出其性。夫德,和也;道,理也。德无不容,仁也;道无不理,义也;义明而物亲,忠也;中纯实而反乎情,乐也;信行容体而顺乎文,礼也。礼乐遍行,则天下乱矣。彼正而蒙己德,德则不冒。冒则物必失其性也。古之人,在混芒之中,与一世而得淡漠焉。当是时也,阴阳和静,鬼神不扰,四时得节,万物不伤,群生不夭,人虽有知,无所用之,此之谓至一。当是时也,莫之为而常自然。 逮德下衰,及燧人、青帝始为海内外,是故顺而区别。德又下衰,及神农、轩辕黄帝始为全球,是故安而不顺。德又下衰,及唐、虞始为全世界,兴治化之流,枭淳散朴,离道以善,险德以行,然后去性而从于心。心与心识知,而不足以定天下,然后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灭质,博溺心,然后民始惑乱,无以反其天性而复其初。 由是观之,世丧道矣,道丧世矣,世与道交相丧也。道之人何由兴乎世,世亦何由兴乎道哉!道无以兴乎世,世无以兴乎道,虽有影响的人不在山林之中,其德隐矣。隐故不自隐。古之所谓隐士者,非伏其身而弗见也,非闭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不发也,时命大谬也。当时命而大行乎天下,则反一无迹;不当时命而大穷乎天下,则深根宁极而待:此存身之道也。古之存身者,不以辩饰知,不以知穷天下,不以知穷德,危然处其所而反其性,己又何为哉!道固不小行,德固十分的大识。小识伤德,小行伤道。故曰:正己而已矣。乐全之谓得志。 古之所谓得志者,非轩冕之谓也,谓其无以益其乐而已矣。今之所谓得志者,轩冕之谓也。轩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傥来,寄也。寄之,其来不可圉,其去不可止。故不为轩冕四志,不为穷约趋俗,其乐彼与此同,故无忧而已矣!今寄去则不乐。由是观之,虽乐,未尝不荒也。故曰: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

四杀:“杀”借为“差”。指亲有差等。

  (二)争于所:争器重临各自处所。

古典文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表明出处

5妇:妇、否古通用。

  (3)孰,谁。主张:犹主宰。

解:

  (肆)维纲:维系之意。

本章内容杂陈,分别记述了老子@论仁义、孔圣人赞聃如龙、子贡与老子@谈三皇伍帝之治八个部分。

  (5)推:推动。

首先有的,老子@以为“无失其朴”“放风而动”“总德而立”就足以了,无需“傑傑然揭仁义”。那些视角往章有论。

  (陆)意,作抑,表估计。机缄:意为天地日月运营大概受某种活动调节。机,机关。缄,封闭、关闭。

其次部分,子贡请孔仲尼描述一下太清(“何规”),但孔丘却说,老聃是条龙,小编看看他连嘴都张不开,别说描述了。什么是龙呢?“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发动如天地者。”这里的“龙”不是特别故事中拼凑起来的动物,而是天地气象、纯一之境。(其实本人也说不清)

  (7)隆:兴,指兴云。施:降,指降雨。

其叁有的,子贡以为三皇五帝治天下分歧,但都有哲人的声名。在老聃的眼中,子贡只知其表不知其里,他所谓的例外只是表明的例外,他所谓的同更是名不副实。老子@分析到,自黄帝以下尧舜禹,民心1、亲、竞、变,一泻百里。一时,亲死不哭,民可齐生死;亲时,“为亲杀其杀”,民不重仪礼;竞时,幼孩分人,民心劳早夭;变时,自尊自大,“儒墨皆起”,民纷争不知疲倦。子贡也提及太岁之间的区别,但她多依从“治”的范畴;老子@重点“民心”,抓住了根本。站在老子@的角度,三皇五帝没什么两样,都不可能“安其性命之情”。

  (8)淫乐:古时候的人把云雨视为阴阳交和而成,故言淫乐。劝:勉励,助长。

  (九)一东一西:一会儿吹向南,1会儿吹向东。有上心猿意马:又升上空中,盘旋环绕。

  (拾)嘘吸:吐气与吸气。

  (1壹)披拂:鼓动,如鼓动风箱,使风吹出。

  (1二)巫咸祒(zhāo):虚拟人名。他说不取。

  (一三)6极:四方上下之极。5常:金木水火土五行。

  (1四)九洛:旧事大禹治水时,有神龟出洛水,背上有书,称洛书。下边载有玖种治理天下之大法,就是《太师·洪范》篇的九畴。九洛即指此。

  (一5)监照下上:照临天下。

  (1陆)上皇:至上之君,行无力而治的国君。

  [译文]

  天体在运营吧?大地在有序吗?日月在争着赶回各自处所吗?何人说了算这几个?什么人维系那么些?何人闲居无事拉动而使其运维?大概是有自控使其无奈才如此的吧?可能是其运营起来而不可能自行停止吗?云成为了雨啊?雨变成云吗?是哪个人在兴云普降?桌哪个人闲居无事为享乐而推进此事吗?风从北方兴起,一会吹往东,一会吹往北,又升高空间转换体制环绕,是哪个人呼吸形成的吗?是什么人闲居无事鼓动出来的呢?请问这个都以怎么着原因?”巫咸祒说:“来吧!作者讲给您。天有着6极5常,天子顺应它则天下得到治理,违背它就有灾害。遵行玖种治理天下之大法,则男耕女织道德完备,光辉照耀天下,受到万民珍爱,那就叫至上之君主。”

  商太宰荡问仁于庄子休(一)。庄子休曰:“虎狼,仁也。”曰:“何谓也?”庄周曰:“老爹和儿子相亲,何为不仁!”曰:“请问至仁。”庄周曰:“至仁无亲(2)。”太宰曰:“荡闻之,无亲则不爱,不爱则不孝。谓至仁不孝,可乎?”庄周曰:“否则,夫至仁尚矣,孝固不足以言之。此非过孝之言也,不比孝之言也(3)。夫南和尚至于郢(四),北面而不见冥山(伍),是何也?则去之远也,故曰:以敬孝易,以爱孝难(6);以爱孝易,以忘亲难(7);忘亲易,使亲忘作者难;使亲忘笔者易,兼忘天下难(八);兼忘天下易,使全世界兼忘我难(玖)。夫德遗尧舜而不为也(10),利泽施于万世,天下莫知也,岂直大息来说仁孝乎哉(1一)! 夫孝悌仁义,忠信贞廉,此皆自勉以役其德者也(1二),不足多也(一三)。故曰:至贵,国爵并焉(1四);至富,国财并焉(15);至愿,名誉并焉(16)。是以道不渝(一七)。

  [注释]

  (一)商:指郑国。周灭殷后,分封其子外甥宋,宋为殷商后裔,故亦称商。太宰:殷周时官名。“掌邦建之陆典,以佐王治邦国。”(《周礼天官》)为六官中水官之长,为辅佐国君治理政事之重臣。荡,太宰之名。

  (二)至仁无亲:仁为慈爱,至仁则是爱之极致,于天地万物一碗水端平,无往而不密切,无所偏私。所谓民胞物与,泛爱无私。至此境界,壹切皆任意自然,无私意亲近,故称无亲。

  (3)过孝:以孝为过。不如孝:以孝力未达未尽其义。此句意为,至仁无亲的说法,不是把孝看成过,而是把孝看成不比,即未达未尽至仁之义。至仁无亲的境界要比孝高得多。

  (4)郢(yǐng):古地名,在今西藏江陵南边,春秋、夏朝时郑国都城。

  (5)冥山:亚丁湾山名,或出于虚拟。

  (陆)以敬孝易,以爱孝难:由敬而孝轻巧做,而由爱而孝则很难。庄子休以为:敬表现于外,有礼貌可循,只须按自然的标准供给去作就够了。而爱须出自内心,开诚布公,表里如壹,故难。

  (柒)那句话的意趣是:由爱而孝,依旧有意为之,忘亲而孝,则是真心的本来暴露,发自天性,出自自然,不是故意而为。忘亲:对亲行孝而不知为孝,已达忘孝之名的地步。

  (八)使亲忘:使亲亦不见小编之孝。兼忘天下:将忘亲推而广之,对全球行无为治。如老子讲:“一代天骄下仁,以全体成员为刍狗;天地下仁,以万物为刍狗。”其“下仁”便是“兼忘天下”,任天下自生自成,自足其性,实为“至仁”也。

  (9)使满世界兼忘作者:“使亲忘笔者”之拉开,使天下人亦不见小编之仁,作者之仁无形迹,达到物作者两忘,混而为一,才为至仁。

  (10)遗:遗忘。遗忘尧舜之德而不去效法试行。此为“兼忘天下”也。

  (11)岂直:何须。太息:深自叹息。大,音太。

  (1二)役其德:为修德而被应用。即为达到孝涕仁义、贞廉忠信两种德行而勉力从事,舍己效人,疲劳身心,以修捌德,实则为其所选用。

  (1三)多:称道,崇尚之意。

  (1四)国爵:国家赐予之爵位。并,读作屏,除外、屏弃之意。

  (一5)国财:一国之财富。

  (1六)至愿:愿望获得最大满意者。

  (17)渝:变。

  [译文]

  宋太宰荡向村庄请问仁。庄子休说:“虎狼,就有仁心。”问:“为什么如此说吗?”庄子休说:“虎狼之父亲和儿子”相互临近,为啥正是不仁呢?”又问:“请问怎么是参天的仁?”庄周说:“最高的仁未有亲昵。”太宰说:“荡据悉,未有亲就不会爱,不爱也就不会孝。说最高的仁是不孝,可以呢?”庄周说:“不是如此,至仁是圣洁的,孝本来就不足以证实它。前边说法不是以孝为过,而是说孝还不足以尽至仁之义。向南去的人到达郢都,面向西方而不见冥山,是怎样来头吗?相去太远也。所以说成功敬而孝轻松,做到爱而孝难;做到爱而孝容易,做到忘亲难;做到忘亲轻巧,做到为亲所忘难;做到为亲所忘轻巧,而能兼忘天下难;做到兼忘天下轻易。而使天下忘作者难。遗忘尧舜之德而不去效法实施,功利恩泽施及于万代,而全球无人知晓,何须优心叹息而去讲说仁孝啊!至于孝梯仁义,忠信贞谦八种美德,都以人人勉力从事而为其役使的外在表象,不足以推崇称道。因而说,至尊至贵者,吐弃国家赐给之官爵;最富有者,放任一国之财富;愿望获得最大满足者,放弃名声。所以能持守大道而不变。

  西门成问于轩辕黄帝曰(一):“帝张咸池之乐于洞庭之野(二),吾始闻之惧,复闻之怠(三),卒闻之而惑,荡荡默默,乃不自得(4)。”帝曰:“汝殆其然哉(伍)! 吾奏之以人,徵之以天(陆),行之以礼义,建之以大清(7)。夫至乐者(8),先应之以人事,顺之以天理,行之以伍德(九),应之以自然,然后调和四时,大和万物(拾)。四时迭起,万物循生(11);一盛一衰,文武伦经(12);一清壹浊,(一三), 阴阳调治将养,流光其声(1四);蛰虫始作(一5),吾惊之以雷霆(1陆);其卒无尾,其始无首(17);1死毕生,一愤一齐(1八);所常无穷,而一不可待(1玖)。汝故惧也。

  吾又奏之以阴阳之和,烛之以日月之明(20)。其声能短能长,能柔能刚,变化齐1,不主故常(二壹)。在谷满谷,在肮满阬(2二);涂隙守神,以物为量(贰三)。其声挥绰,其名高明(二4)。是故鬼神守其幽,日月星辰行其纪(25)。吾止之于夏朝(二六),流之于无止。予欲虑之而不可能知也,望之而无法见也,逐之而无法及也。傥然立于四虚之道(贰7),倚于槁梧而吟(2捌):‘目知穷乎所欲见(2九),力屈乎所欲逐(30),吾既不比,已夫(31)!’形充空虚,以至委蛇(32)。汝委蛇,故怠。

  吾又奏之以无怠之声(3三),调之以自然之命(3四)。故若混逐丛生(35),林乐而无形(3陆),布挥而不曳(三柒),幽昏而无人问津。动于无方,居于窈冥(3八);或渭之死,或谓之生;或谓之实,或谓之荣(3玖)。行流散徙,不主常声(40)。世疑之,稽于圣人(四1)。圣也者,达于情而遂于命也(42)。天机不张而五官皆备(四三),此之谓天乐,无言而心说(44)。故有效氏为之颂曰(肆5):‘听之不闻其声,视之不见其形,充满天地,苞裹六极(4陆)。’汝欲听之而无接焉(4七),而故惑也。乐也者,始于惧,惧故祟(4八);吾又次之以怠,怠故遁(4玖);卒之于惑,惑故愚(50);愚故道(5一),道可载而与之俱也。”

  [注释]

  (一)北门成:人名,姓南门名成。传说为黄帝之臣。

  (贰)张,开设、演奏。咸池:金朝乐曲,传说为轩辕黄帝所作。洞庭之野:广漠之旷野,有影射之义,不是指玄武湖边之原野。

  (三)怠:心境松弛。乐曲进入第3章,声调转为协调流畅,空旷迷离而深刻,故心气由紧张恐惧而松弛下来。

  (4)卒:终也。清朝乐曲,随笔的最末1章称卒章,表完结之意。惑:表现1种丧失本人,离形去智的心情。荡荡:恍惚无所倚。默默:暗昧不可言。不自得,自己消融在音乐的意象中,不能自己作主。

  (5)殆其然哉:大约正是这么呢。

  (陆)征:评释,验证。此句意为笔者用红尘的花样演奏,又用天道加以证实。

  (柒)行之以礼义:乐曲发展产生遵守礼义。大清:天之清气也。大,读作太,老聃就如《齐物论》讲的“天籁”,本身是听不见的,而全体声音皆发源于它。

  (捌)至乐:最完美之音乐。由此至“大和万物”一段,共3伍字,一些注家认为是郭象注杂人,当删。也可以有感觉非郭注,应封存。

  (9)5德:仁义札智信。

  (拾)太和:指乐曲与天地万物完全谐和1致。

  (1一)迭起:更迭兴起。循生:顺应天道而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拾穗者发布于大样,转载请注明出处:自以为传奇人物丨《天运》章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