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俱乐部中文官网【手机版】拾穗者
做最好的网站

大样古典历史学之元春北盟会编·卷二百十二

2019-06-26 14:49 来源:未知

炎兴下帙四十七。

炎兴下帙四十四

炎兴下帙一百十二。

炎兴下帙四十。

起嘉兴元年12月二三十日壬辰,尽十1月二日丙戌。

起常州元年十1四月十二十二日已亥,尽十一月二15日乙丑。

起徐州十二年十二月十二十五日壬申,尽十四月16日甲戍。

起建炎四年三月十十二十五日辛已,尽三月三十一日辛卯。

二十八日乙亥张浚杀前威武太傅曲端於恭州狱中。

中山元年一月车驾驻跸越州。

皇太后回銮至行在。

程昌寓;鼎沣州镇抚使兼知鼎州。

初王庶以失含笑花自劾罢六路节制也。闻张浚来作宣抚处置使即前途迎见之浚以庶为参议官复与庶偕行浚既失全陕退保蜀中复欲用端庶曰:不可富平之战宣抚与曲端有胜负之约前几天宣抚以何面见曲端。若曲端得志虽宣抚亦敢斩之不可用也。吴玠亦惧端之严明恐其复用乃书曲端谋反四字心玠侍浚立举手以示浚然不言也。浚虽有杀端之意而没有罪庶等曰:曲端尝作诗题柱有责备乘舆之意曰:不向关One plus职业却来江上泛渔舟此其罪也。浚乃送端万州取勘康随先在凤翔府曾遭端决背一百有切骨恨浚以康随为提点刑狱公事端闻之曰:吾其死也。呼天者数声端有马名铁象尝日驰四百里惜之过於子息至是连呼铁象可惜者。又数声乃赴逮既至随命狱吏絷之维之糊其口煽之以火端乾渴而死远近士民闻端之死无不怅怏有数日食无法下者不旬日本铁路象亦毙林泉野记曰:曲端字师尹镇戎军士通书史善属文精骑射建炎初军机章京知滑州枢密直大学生席贡用端为控制屯泾州是冬金人犯泾屡为端所败时青海五路制置使王庶以端为都精通庶严酷尝曰:借使曲端忤笔者自己亦斩之端闻而忿虏犯中卫端不肯救庶走端寨端责以失守囚而夺其印累日方得释建炎四年召端为御营使司提举一行事务地远不能够赴张浚宣抚陕右筑坛拜端为威武太守泾州防范使端登坛诸将懽声雷动浚由是忌之两年首春四日两破虏众浚欲合五路兵於耀州与虏决战端坚持不渝不可谓宜五路分击浚不从王庶时为顾问因谮端欲反乃送端恭州及战於富平乃诈建端旗帜以威虏娄室孛堇曰:绐小编也。世界一战作者军完胜庶荐康随为提点刑狱令诬以端罪次年下端恭州狱逼杀之军队和人民益体解而五路遂陷於虏浚还朝中丞辛炳侍太傅常同言浚妄杀良将致失五路罢之。

二十六日已亥朔大赦改元。

车驾至自临平皇太后还宫满城士庶夹道耸观都是手加额声洋溢太后居於慈甯殿宰臣文武百官上表称贺亦有献赋颂雅歌称美圣德者令中书舍人程惇厚第其高下惇厚以建昌军贡士童藻为第一知真州张昌为第二举人陆涣为第三昌物转一官进士免文解三回太后常许金国刘皇后首饰头面珠翠之属缘誓书不遣泛使秦太师乃亲作书与知盱眙军向子固令差信实官员往泗州传语安抚周企令具全套那候至遣贺正旦使何彦良行即附行子固遣录事参军孙守信至泗州见企白其事候发文字已尾方可归守信至泗州见企语之企初不诺守信力言之企乃即时具奏附走马Smart行。

程昌寓;家傅曰:建炎元年一月公以京西转运判官入为通判吏部郎官自南都扈从至维扬与时宰论事不合出地蔡二年十二月至郡已为金人所破军马散亡资贼充斥公乃招集流民简练师旅其命将也。不限资格只有功者居上早早与群盗战每战必克遂为强兵八年早春杜充留守京城招纳贼寇张用王善而复逐之遂围淮甯两月张用以其众号二十万来寇八月至黄离去城二十里公度其远来未食先遣长葛市尉杜湛设下伏兵以轻兵诱之贼果以万人追至城东遇伏大溃几擒其次首马友一月杜充赴行在檄公为留守判官月底至首都工作京师屡经虏寇独启四门馀皆阖行者居者都以为病公至欲尽癖之。又游手机游戏食品市场多窜窃犯者虽一钱皆死公改钱为一千副留守郭仲荀皆不从三月蔡父老五百馀人投栈於留守丐公还曰:蔡荐经寇侵扰自公临治盗奔他境虽今有本道运判胜膺摄事民未安其政词旨诚切杜充时为宣抚闻之檄公还1月十三十日人境在中来告前唐守滕牧招巨寇王民所谓一差针者合王清两军约数万众道蔡已入西境新守以其弟牧故许其入城吏民知其入则墟矣。极言不可弗听公闻之宵征十日凌晨入城午漏上贼掩至趋门不克入公令营於城东来丐粮曰:吾廪米尝饥贼求市倍其直乃售贼日而行过平榆乃肆掠微公则无复有蔡矣。闰1五月没角牛杨进众十馀万寇真和进虽降为西就安抚然虏掠不已。且百端需於蔡公曰:竭民膏血以资寇兵而给盗粮吾不忍也。一切绝之故进既反遂来侵公令杜湛等各以部兵分掩其时雨。且夜刦其寨俘斩不计其数贼无法安怒。且恐乃分兵四出聚粮造天桥云:梯谋攻城公亦为战守备三月十十日公被召赴行在方趣装忽闻金人渡河阳公乃上闻乞留捍御寇退而行未报月末得上蔡状言虏游骑入26日虏骑数至城东及贼大军至屯於南东南三面约五七万众公令戒严。且遣人缒城而出告警於行在由是朝廷知两番虏。

翟兴杀伪信王杨餻糜之子。

肆赦曰:圣人受命以宅中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邦图之继王者体元而居正盍新岁纪之颁朕遭时困难涉道寡昧熟视斯民之荼毒莫当强敌之侵陵负此百忧於今五载曷尝不未明求治当馈思贤念两宫之远而菲陋是安恐九庙之颠而危急是蹈苟祸可弭虽劳弗辞然生灵久困於干戈城邑悉残於煨烬丁壮系身於异域旄倪暴骨於中原桑田失时男女隳业仅存常产者苦斗升之寸土之依或迫饥寒散为盗贼始焉莫之加卹终而无以自还致汝於斯皆予之过半高穹之未厌哀否运之已穷戎马虽来边防粗备嘉与照临之内共图平息之期绍奕世之宏休兴百余年之丕绪爰因正岁肇易嘉名发涣号於治朝霈鸿恩於寰宇其建炎六年可改为惠州元年於戏小雅尽废宣王嗣复於宗周炎正中微光。

三秋二十26日甲子大将军王次翁为报谢使使於金国琊孝扬假保信军承宣使副之。

入始檄诸道为备十11月尾13日公遣畦贵出兵扰虏营虏之祁王藉其累胜势甚张众亦心惮之公闭关偃旗息鼓既献俘士气大奋公乃启扉纵之至初二十十四日生获逾七百人虏睥睨29日莫测城中虚实乃退出师尾击颇具备获公自後连契贼曹贵杨勋斩馘甚众。又破田僧歌虱子兵擒歌公奇其状爱其勇弗诛复委用之後卒为良将所谓田乐者也。八年3月以既除代奉诏提兵赴行阙会有旨罢诸路勤王之师除公鼎沣镇抚使。

沿河守御官王兴报大海南岸有兵千馀人其带头小弟自称亲王翟兴命王兴招延渡河厚其供馈以兵卫之既行移则称信王或称邓王或自谓是渊圣文檄不一蛊惑众听意在诱结将士动摇边境兴察之其为带头人者觉之乘夜潜遁兴委都调控董先追袭至商州获之乃邓州杨餻糜之子也。识证甚明遂并其党杀之。

武系隆於有汉静言凉德敢对前人尚期中外之彝伦同礼祖宗之遗泽辅成此志永底於休。

二日丙寅孟忠厚以巡抚为山陵使。

解潜为荆南府峡州张掖公安军镇抚使兼知荆南府陈求道为九江府邓随吨州镇抚使兼知铜陵府范之才起复为金房均州镇抚使兼知均州冯长甯为淮甯顺昌府蔡州镇抚使兼知淮甯府翟兴为江苏孟汝唐州镇抚使兼知山西府。

马友败孔彦舟於潭州遂以西藏副管事人知潭州。

遥拜太上君王表本。

秦相欲去于洪林枢密之任乃降孟忠厚太守。且外示加宠於戚里矣。。

江淮荆湖京西等呼分镇范宗尹提议也。一月三13日左徒范宗尹等劄子奏臣等恭依圣旨就都堂聚议分镇事宜画一如後一诸镇臣乞以镇抚使为名一欲将京畿黄河淮卢布尔雅那东西州军并分为镇其甘肃浙江江南两浙吉林辽宁二广并如故制一诸镇除茶监之利国家大计所系所入并归朝廷及依然制提举官外其馀监司并罢全体财赋除供上钱帛等自合认数送纳外其馀职并听本镇帅臣移用更不从宫廷应副缘今初建理宜宽假而。又责以备御之事欲为蠲免上供六年候事力富实日自合还是一今来分镇州军多种经营残破或依重要控挖去处理宜增重事权庶能够办应管内州县官并许辟置知通令帅臣列名具奏朝廷审量除授官吏兼污勤惰许按察升黜其所管州军并听总统遇烟只怕以实惠从事其帅臣不因朝廷召擢更不除代如能守护外寇显立大功当议特许世袭奉圣旨依奏至是除陈规以下皆镇抚使。

先是马友在黄冈军也。张用已受招安在黑河城中友遣都统王成率众渡江攻三沙平湖门或走报用用曰:何不杀之曰:不敢杀也。用率亲兵登城成见之声喏於城不用问为什么人曰:王成用责其不忠便使以龙舌弓射之其众退还汉阳翌日李允文差友为吉林监护人友遂率众往长江至是屡与孔彦舟退步之彦舟退去友遂入潭州。

表曰:接千岁之统推神荚以膺期上万年之觞御端朝而受祉。若稽故实遥企清光恭惟太上道君主公君王体道粹精怡神冲漠方席宗祧之庆遽成国步之艰尧游汾水之阳久忘天下文遇明夷之卦益见有影响的人臣自远威颜洊更时序当玑衡之载复帐旒冕之犹赊鸿雁虽宾莫附帛书於沙漠风涛中阻徒赡云:气於蓬莱。

秦相加少保。

家居录曰:宣和以来宦者童贯弄兵蔡攸并窃枢柄边帅大率皆小人以行贿用之军事和政治尽废非徒士卒骄惰不可用。且零落尽矣。金虏大举南牧不复能够支撑靖康初渊圣下令河朔欲令郡将世守事不果行今上驻跸维扬献言者甚众宰相黄潜善以谓非急务悉寝其奏建炎八年南渡至於馀杭潜善改罢余谬当柄途而左徒复以藩镇为请余为择熊虞信等十九疏奏之。且问陈认为宜徵艺祖初时议制宜行在为京西巴中为藩方黄石为郡县会余。

郭仲荀复登州看守使CEO殿前司公事。

二十七日壬辰李允文谋杀张用之军不克。

制曰:三公论道Moron帝者之师一德格天乃大传奇人物之业救时真宰为世宗臣事有至难收成功於指愿人无远虑独先定於规模力辅眇躬通成大国荷上天之从欲成爱敬以事亲实出赞襄宜崇裒陟爰正久虚之位用告大昕之朝具位桧硕大而美好忠肃而恭懿心潜於圣有亚圣命世之才道致其君负伊尹觉民之任蚤中异科之目旋跻要路之津节义著於艰艰正程婴存赵孤之比毕生伏乎!忠信见子卿思汉室之深谋皆予同国无差别政归兵权而营屯自肃定浮议而反侧以安庙算无遗固公众之所不识征车远狩唯君子认为必归盖信既著而情孚则恩必施而欲得龙輴来返视西洛以安永固之灵鹤驭懽迎肃东朝以极慈甯之养庶事备矣。厥功茂焉宜进大名之封宠拜维垣之贵并加圭食增重钧衡弥耸具瞻式昭深眷於戏吕牙尚父西伯之业所以成周公为师成王之勋所以集永惟耆德无愧前人其祗邦休以副朕命梓宫及太后还故有是命。

罢去事变不行次年6月范宗尹为参与政务申其说置镇抚使遂认为相降诏实行然规模参错多寡不均李成以舒斩光黄四州叛扰广西也。彦舟授鼎沣辰沅靖五州不赴遂犯湖南刘纲授濠泗岳鹏举授通泰赵立授承楚薛庆授天长郭仲威授真扬王彦授金房皆不能守唯桑仲以宗尹之兄宗礼在里面故授以襄邓随吨金均房新乡八郡地老人众稍稍为患促为其徒所杀裨将李宏代之宏为伪齐所逐镇遂废。

辛道宗为福建路马步军副总管。

首先甲申李允文约张用甲午教场中式点心人皆素队入教场就请粮食是夜有张崇送下宋统领者密诣用告变曰:李节制已备甲士欲尽杀军人正管事人之罪用惊乃另告报来日尽全装器甲入教场甲午质明军人皆全装入城用请允文点军允文大惊孝场急传令已点入讫可便就请粮,於是军官有去意不从用乃与亲信随从二千独留城中引导孟振毕津浩等以军官出北门长驱往咸甯。

十二二十五日甲戌大赦天下。

娄室撒离喝黑峰败曲端军於濬州白店原。

孔彦舟在张掖受招安。

二十五日戍申马进围江州未解知州事姚舜明弃城走马进陷江州。

门睛朕以寡昧之资履辛苦之运上穹悔祸副生灵愿治之心大国行仁遂子道事亲之孝可谓相当之大事敢忘莫报之深恩而况申遣使轺许敦盟好来存殁者万馀里慰契阔者十四年礼备送终天启固陵之吉壤志伸就养日承长乐之慈颜宗社再安遐迩用。又庆来从於天上泽周浃於人闲橐弓矢而戢干戈式昭偃武省刑罚而薄税敛庶用还淳宜均惠泽之施以侈有邦之福可大赦天下於戏去兵而未尝去信蹈前古之格言甯亲而有以甯神懋大君之至德惟比屋克跻於仕寿在庶政宜尚於四之日其一心辅弼之臣暨百职文武之士交修不逮永孚於休。

节要曰:时撒离喝阵於高原娄室黑峰率众先战官军合之贼少却撒离喝恐惧至於号哭小编何贼势复振官军败绩由是贼中目撒离喝为哭啼相公。

孔彦舟在潭州屡败於马友乃退去欲向南行因作口号有。又被王新宇类唤省参差兵马过宜春之句遂寇岳阳官吏皆走一城尽空彦舟无所掠遂寇林芝汉阳军一血崩寨时中卫大饥米1000三百五十文民多饿死彦舟括军中米出粜於市每升二百雅士得少苏皆平等赞叹彦舟之惠知达州李允文闻於朝廷招彦舟彦舟听从。

江州被围仅百日供食用的谷物皆尽人相贼兵心绪夜攻不息统制刘绍先意图拒御至是人皆饥困无斗志吕颐浩杨惟忠巨师古率师来援及进战为进所败官军不得近郭富城中亦不知官军到近郊沿江安抚使姚舜明与绍先议弃其城出奔绍先知其断定不可保全乃纵火城中乘喧闹夺北门走瑞昌姚舜明出南门走南康进率众入城肆意杀掠日晚有米船到城下泊於酒坊门下始知贼已据城急解维放船下湖口进遗贼党追至湖口遇颐浩之兵而还李成闻江州已陷乃渡江入城坐於州治括见任寄居官仅二百员悉杀於庭下李资王易简及其子寓皆死於乱兵中其不死者惟宗室不诤等四个人有沿江安抚司统领官吕谔者城初陷诣进降手射一石三斗弓发无不中进喜成见之曰:围城久士卒多中箭而死非尔耶遂杀之成揭榜许人识认被虏人口自此被虏人口皆为亲戚识认而去成许人任便购买发售交易生理自後贩夫担竖渐有事情皆作庵寮以居。

王俊知洋州兼沿边安抚使节制蓬州军马。

一日庚申知乐山军边某杀金人尽殆。

1一月八日庚申金人折合孛堇攻和尚原吴玠御退之。

十19日巳酉岳武穆起发江阴军权听黄岳泰节制以讨李。成

王俊行军纪律严明退者必诛军中号为王开山所向披靡也。然性强犯上吴玠亦畏其频频而喜其勇以其女妻其子常厚遇之是年卒於郡。

边某初以金人寇城遂投拜金人以赵团练率北军三百人屯於益阳初备金人时守御稍严乡村强壮与射生户皆聚於城中李成张用等皆攻击不克边某虽已投拜而强壮射生户犹在城中金人有回归之意道路风传金人将尽驱乐山之民北去故土官李六使者与边某等密谋先事杀之每天特邀赵团练筵会赵团练不疑己卯边某及李六使率军队和人民及射生户并杀金人皆尽。

折合孛堇以三百馀骑入低谷欲攻和尚原吴玠遣兵击之山谷中路狭而多石马无法行金人弃马遂败走於凤翔府。

李成乘金人残乱之馀据江淮十馀州连兵数八万有囊括西北之意数使其徒多为文书符识以为幻惑声撼中外朝廷患之议遗将未决而张来京请行乃命俊为江淮路招讨使应江淮路驻劄军马并听节制岳武穆以通驻马店镇抚使方退屯於江阴军庚申被命已本进发庚子到宜兴取老小到徽州有人民事诉讼其舅姚某搔扰飞白其母责之曰:舅所为如此有累於飞飞能容恐军事情报与军法不能够容母亦苦劝而止他日飞与兵官押马舅亦同徒刑舅出飞马前而驰约数十步引弓满回身射飞中国共产党鞍鞒飞邓马逐舅擒下马令王贵张宪捉其手动和自动取佩刀破其心然後碎割之归白其母母曰:笔者锺爱此弟何遽那样飞曰:若一箭或上或下则飞死矣。为舅所杀母虽欲十三一日安不可得也。所以中鞍鞒者乃天相飞也。明日不杀舅他日必为舅所害故不比杀之母意说解飞留老小於徽州率军马趋洪州会俊时邵青在许昌曾以文字告吕颐浩。且叙乡曲乞受招安颐浩从之授青枢密院水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侦察总括局制砀山县驻劄兼招捉沿江盗贼亦受俊节制而行。

张中孚加开府仪同三司张中彦靖陆军长史。

二十31日己卯知丽江军边某弃其城。

版权声明:本文由拾穗者发布于大样,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样古典历史学之元春北盟会编·卷二百十二